“一带一路”构建中日人文交流新桥梁

中信2注册 2019年04月22日 15:21:36 阅读:175 评论:0

自去年以来����,在中日两国领导和各方的努力下����,中日关系已回归到正常的轨迹上����,双方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得到了拓展和深化������。作为两国关系回暖的象征之一����,去年4月����,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时隔8年得以重启������。作为世界第二和第三经济体����,中日两国加深合作和沟通����,不仅有利于两国的实际利益����,对稳定地区和世界经济格局也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人之相交贵在知心�����,国之相交在于民相亲”�����。中日两国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而两国国民的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是中日两国交流的基础�����。中日人员交流的历史�����,从文献资料可以上溯到公元一世纪的汉代�����。《汉书?地理志》中写道: “乐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余国 ”,此处所说“倭人”即是指在日本南部九州地区生活的人群�����。《后汉书?东夷列传》又写道:“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以印绶”�����。可见在几乎两千年前�����,中日之间就有了密切的人员往来�����。

及至唐代����,中日交往更是盛况空前���。自贞观年间开始����,日本一共向中国大陆派遣了19批次的遣唐使���。每次所派遣唐使团规模都很庞大����,最多的时候曾达到了600人���。伴随使团到达大唐帝国的还有大批的留学生和留学僧����,他们中的大部分长期在中国学习�����、生活����,并且将唐朝先进的文化�����、社会制度传播到日本���。这些人对奈良�����、平安时代日本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比如膳大丘�����、大和长冈�����、菅原娓成�����、吉备真备�����、玄防�����、空海等等����,他们或是精通儒学����,回国后将四书五经用于精英教学;或是熟悉唐朝法律����,依照唐律制定了日本的律令制度;或是虔心学佛����,将中国大陆的佛教传到日本成为一代宗师���。其中也有留在唐朝任职的����,最为著名的就是中国名字为晁衡的阿倍仲麻吕���。阿倍仲麻吕在唐朝生活了54年����,其人品和学识都得到玄宗皇帝的认可����,先后任校书�����、左补阙�����、秘书监�����、左散骑常侍和镇南都护等职���。诗人王维�����、李白�����、都与他有过亲密交往���。李白更是因误以为他遭遇海难����,特意为阿倍仲麻吕写下悼念七律:“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同时期从中国大陆去往日本的人员虽然不多� ��,但像被后世日本人称为“天平之甍”(天平时代文化的最高峰)冒死六次东渡日本的鉴真和尚� ��,不仅向日本传授了佛法戒律� ��,创立了日本律宗� ��,还在建筑����、医药����、书法等方面加深了中国文化对日本的影响����。

两宋时代�����,中日两国间人员的往来同样非常频繁���� 。《宋史?列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日本国者�����,本倭奴国也���� 。自以其国近日所出�����,故以日本为名;或云恶其旧名改之也���� 。其地东西南北各数千里�����,西南至海�����,东北隅隔以大山�����,山外即毛人国���� 。 自后汉始朝贡�����,历魏����、晋����、宋����、隋皆来贡�����,唐永徽����、显庆����、长安����、开元����、天宝����、 上元����、贞元����、元和����、开成中�����,并遣使入朝”���� 。宋朝的程朱理学及禅宗对日本的思想文化产生了极大影响�����,而宋����、日海上贸易也改变了日本武士阶层的生活习惯���� 。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