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乳企停产2年等拆迁:所在开发区未获批先征地

中信2注册 2019年07月22日 19:13:10 阅读:40 评论:0

(原标题:苏澳合作园未批先征地,江苏知名乳企停产两年等拆迁)。

站在已经停工近两年的生产线前,江苏省春晖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晖乳业)创始人吴新代眉头紧锁,他不知道这样停工的日子还要维持多久。

“厂子被纳入到江苏苏澳合作园范围内,2017年当地政府就要求我们停止生产,等待拆迁。如今两年过去了,合作园的批文至今没下来,厂子拆迁也因多次协商无果而搁置。”7月22日,吴新代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对此,江苏省常州市武进经济开发区西湖街道城建科负责人王国良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虽然苏澳合作园暂未获得批复,但春晖乳业的拆迁问题与此关系不大,系经开区统一收回工业租赁土地行为。对于补偿和征收问题,政府也一直在与吴新代沟通;希望能再次与其协商,达成双方均认可的处理结果。

▲春晖乳业的生产线已经停工两年。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writer摄

20年乳制品厂被要求停工。

春晖乳业是江苏有名的乳制品企业,至今已有20年时间。2005年,因武进区结构调整,春晖乳业按照政府规划,将企业从常州市雪堰镇扩展至武进区西太湖畔的外向型农业开发区。作为重点招商引资建设项目,一期占地面积约400亩,其中100亩为国有土地转让,剩余300亩为土地租赁。

14年过去了,常州市武进区外向型农业开发区已升级为武进经济开发区。春晖乳业也逐渐形成规模,成为拥有3个养殖、生产基地的有机食品牛奶企业。

“这几年企业发展一波三折,先是‘三聚氰胺’事件对乳品市场的影响,后来又因为互保企业出现金融危机,导致春晖乳业经营陷入困境。付出很多努力,公司运营才有好转。”2017年9月,爱尔兰凯爱瑞食品公司经过多次考察,决定与春晖乳业合作。吴新代表示,这次合作对于春晖乳业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令吴新代没想到的是,在他向所属辖区管委会报备时,却被告知根据政府部门规划,春晖乳业武进经济开发区基地要从现在的地址搬走。2017年12月25日,负责拆迁的西湖街道工作人员前往春晖乳业洽谈工厂关停和搬迁事宜,要求其2018年4月前搬迁完毕。

▲春晖乳业曾是江苏有名的乳制品企业。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writer摄

“当时我们除了每天供应10万份市民奶外,还承担着20多万名学生的学生奶供应。”吴新代表示,如果断供会给企业造成很大的损失,因此提出在配合政府做好搬迁工作的同时,希望政府方面能尽快找到可以建设厂房的土地,但却被告知并无土地可以安置,只能货币补偿。无奈之下,春晖乳业只能停工。

近日,上游新闻记者在春晖乳业看到,位于武进经济开发区的生产线已全部停工,只有奶牛饲养区中还有工人在工作。吴新代介绍,虽然目前3个基地并不在同一区域,但业务是相互贯通的,总部属生产车间,停产后其余两个基地也无法单独运营。

在春晖乳业的财务报表中上游新闻记者看到,自2015年至2017年停工前,春晖乳业每年营业额平均在2000万元左右,盈利超200万元。

▲因武进经济开发区基地面临拆迁,所养殖奶牛也要被转移。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writer摄

工厂评估价双方相差2亿元。

吴新代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武进经济开发区要求工厂搬走,主要是因为该区域被规划在江苏苏澳合作园区范围内。但目前该合作园区并没有取得项目正式批文,并且西湖街道拆迁人员也从未向其出具过相关土地征收文件。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江苏省政府与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达成合作意向,欲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经济开发区建立以先进制造、金融服务、健康医疗、跨境电商、文化创意等为主的苏澳合作园。

吴新代称,因没有相应的征地文件和安置土地指标,西湖街道拆迁人员与他协商后提出以货币形式进行补偿。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由西湖街道指定的评估公司做出的评估报告显示,春晖乳业3个生产基地的评估价值为1亿多元,其中处于拆迁区域的武进经济开发区基地评估价值(包括土地、设备等)为6084万元。

吴新代说,之前因要与爱尔兰凯爱瑞合作,曾委托相关机构对春晖乳业进行过价值评估,评估价值为3.6亿多元。

“2亿多元的差距,主要是土地价格的差异。2018年7月政府公开拍卖同类地段的工业用地价格为81.19万/亩,公司100亩的土地价格应为8119万元,而官方委托的评估机构对土地的评估,仅为2821万元。”吴新代表示,由于双方在补偿价格方面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此事被一拖再拖,加之企业停工已久,导致企业的后期发展受到较大影响。

▲公路上悬挂着江苏苏澳合作园建设办公室的牌子,但相关政府人士却证实,该项目正式批复文件还没有下来。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writer摄

希望与企业沟通尽快解决。

采访中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春晖乳业与西湖街道的拆迁纠纷问题,一直受到当地政府的关注。因为企业还有100多名职工需要安置,如何合理地处理好拆迁补偿问题尤为重要。吴新代希望西湖街道能尽快给出意见,推动此事解决。

对此,西湖街道城建管理科负责人王国良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苏澳合作园的正式批复文件还没有下来,但春晖乳业的拆迁问题与此关系不大。当地政府主要是根据武进经济开发区统一收回租赁国有土地的要求,对春晖乳业租赁的300亩土地进行回收,同时对此前转让的100亩国有土地进行征收。

对于王国良“春晖乳业的拆迁与苏澳合作园关系不大”的说法,春晖乳业创始人吴新代并不认可。他向记者介绍,从动员搬迁到公司停产,再到协商补偿费用,政府一直说的都是此地块要规划建设苏澳合作园。“因为是政府大型规划项目,我们企业知道不可更改,所以才配合搬迁。现在又说关系不大,无法理解。”。

“土地的征收标准,需统一按照常州市相关标准进行,对于租赁土地上的建筑物,也会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进行相应补偿。有规定就按规定执行,他们要求按照目前土地挂牌出让价征收,是不现实的。但考虑到企业经营也不容易,我们希望能再次与春晖乳业沟通,尽快拿出双方满意的处理结果。”王国良称,西湖街道一直在积极处理此事,也希望能尽快与吴新代达成共识,避免企业损失扩大。

针对此事,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薛正懿律师认为,本案中所使用的最核心的法律应该是《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国务院2011年[590]号令)。根据条例规定,企业得到的补偿应该包括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因征收房屋所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以及补助和奖励。而在常州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办法中,也提到了相应的补偿方式。因此,西湖街道应结合条例中的补偿项目,对企业做出补偿。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