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衙署规制较高 钓鱼城遗址肯定更大?

中信2注册 2019年04月25日 07:58:49 阅读:167 评论:0

原标题:范家堰衙署规制较高 钓鱼城遗址肯定更大?。

   钓鱼城护国门 #writer摄

   “上帝之鞭折于城下”摩崖题刻 #writer摄

  ▲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 #writer摄

  上个月,重庆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获评“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一个彼时的要塞,虽因为改变欧亚历史进程闻名,但为何其中一个衙署的发掘会引来轰动?这个遗址的发掘意味着什么?今后还有可能给人们还原更多当时的历史吗?在昨日于合川区举行的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考古学术价值座谈会上,市内外的考古、文物保护方面专家回答了这些问题。一场学术讨论,让700年前的金戈铁马浮现在人们眼前。

  价值。

  丰富内涵填补空白。

  应该没有人比范家堰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更熟悉这段考古历程,从2004年的南一字城、到2007年的东城半岛、2008年的水军码头、2011年的九口锅,再到2013年至2018年的范家堰四次主动发掘,15年里,钓鱼城上的密林荆棘中留下了他和其他考古工作者的足迹和汗水。

  袁东山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这些年来重大考古发现的层出不穷,“丰富了历史文化内涵,填补了区域乃至全国在该领域的空白。范家堰遗址规模宏大、布局规整、轴线清晰、性质明确,是目前国内罕见的经过大规模考古发掘、保存极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遗址。”。

  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是钓鱼城的政治军事中心,符合中国传统衙署建筑规制的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山地城池特色,“为研究我国宋代城址与衙署建筑、古代园林及宋蒙(元)战争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遗存。”。

  此外,袁东山提到,范家堰遗址出土的铁雷,也是世界中古史火器与冷兵器并用时代的重要实物佐证。

  申遗。

  建议以文化景观申报。

  范家堰遗址的考古工作重要收获,为钓鱼城申遗增添重要砝码。世界遗产分为自然遗产、文化遗产、自然与文化复合遗产以及文化景观。在许多人看来,这个古战场应该以文化遗产的分类进行申报。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杜晓帆却提出了另一个观点,建议以文化景观进行申报。“说起来有点陌生,但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山西五台山、杭州西湖,其实就属于文化景观。”。

  一般来说,文化景观有三种类型:由人类有意设计和建筑的景观、有机进化的景观和关联性文化景观。而在杜晓帆看来,钓鱼城兼具了这三种景观的特点――城墙不需围合就能抵御外敌,这样的山城防御体系自然属于有意设计;从景观类别来说,遗址发现的并不是一个宋蒙(元)战争那三十多年的遗址,还包括不同时期留下的印迹;而同时它又是一个关联性景观,作为当时蒙元全球扩张的一场重要战役,钓鱼城之战在伊朗以及中东的文献中都有记录。

  从这些角度看,杜晓帆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文化景观,“钓鱼城三面环水景观独特,如果从文化景观的角度,可以更好地进行提炼,当年广西花山岩画申遗,我也提出过以文化景观进行申报。因为作为一个遗址,很难阐释这个文化本身的价值,只能从文化景观的角度入手,当时没人接受这个观点。但十多年过后,还是以文化景观进行了申报。”。

  未来。

  衙署周边或有更多发现。

  申遗自然是钓鱼城未来的重要工作,但考古发掘的脚步同样不会停止。在众多专家教授看来,在范家堰南宋衙署的周边,很可能还会有重大发现。

  同样来自复旦大学的王辉教授把眼光放到宋蒙(元)战争时期,彼时合川钓鱼城的区位可以算是边境山城,在考古发现工作中,这一时代同一类型的城市此前还缺乏实践性先例。“最开始我们首先聚焦在古代的大都市,后来对县市一级城市有所关注。随着考古理念的发展,对于古村落也开始重视。”王辉认为,“钓鱼城的考古作为南宋边境山城防御体系的发掘,有助于当时城市面貌的全面揭露。”。

  范家堰的考古成果也让王辉坚信这样做的正确性:“这个山城中衙署的发掘具有特殊含义,结构清晰、布局完整,这样的衙署不多见,全国发掘的没几个,此前的先例多是在临安城这样的都城中,边城类很少见,我们考古就应该以‘缺什么’做指导,这样开掘下去,必定有重大突破。”。

  这样的思路也和西南大学西南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蓝勇教授不谋而合,“上世纪80年代我就到过钓鱼城,以钓鱼城一字城城墙为例,我们对它的认识,几十年来随着考古工作逐渐清晰,这就给了我们很大的想象空间,我们的考古工作还要进行下去,相信以后整个钓鱼城半岛还会有新的发现,为我们的研究提供更大的空间。”。

  蓝勇提到的“空间”除了扩大考古范围,更是跳出钓鱼城的研究范围――现存的唐宋县城遗址并不多,在西南地区无非就是宋代巴东县遗址、合川赤水县城、永川万寿县城遗址等。但这些衙署的完整性远不如范家堰,而衙署只是一个城市遗址的一部分。范家堰的衙署规制较高,周边的遗址肯定更大,是研究唐宋州城、县城内部结构的重要样本,这可以引起全国范围的学术研究,更能为今后旅游开发提供更好的体验。

  展示。

  遗址展示工程年内开建。

  说到旅游开发,在范家堰遗址出土后,钓鱼城的旅游是否会提档升级?。

  据了解,合川钓鱼城正在同步推进申遗和创5A。钓鱼城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申遗首先必须具备《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所要求的“突出普遍价值”。此前钓鱼城遗址遗存特别是宋蒙(元)时期的地面遗存还很不够,不足以体现和承载其突出的普遍价值,必须依靠考古发掘来展现。经过连续15年的考古发掘,累计发掘面积4万平方米,基本廓清了钓鱼城“山水城”合一的布局和极具特色的多重防御体系,陆续发现了攻城地道、一字城墙、水军码头、城门遗址等申遗基础要件,特别是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的发现,印证了有关文献记载,还原和保持了南宋时期钓鱼城军事、生活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有力支撑了钓鱼城的“突出普遍价值”。

  记者了解到,范家堰衙署遗址保护展示工程计划于今年6月开工。在景点打造方面,范家堰衙署遗址将与西市古街、大天池、玉兰花海等景点联片开发,文物保护与旅游发展紧密结合,力图让文物活起来,让文化遗产更接地气。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李卓然 合川区委宣传部供图。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