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素周期律发现150年,中国首次派队参加门捷列夫竞赛

中信2注册 2019年04月19日 17:33:50 阅读:56 评论:0

原标题:元素周期律发现150年�����,中国首次派队参加门捷列夫竞赛����。

  新京报讯(记者 李玉坤)近日�����,北京陈经纶中学4名高中生出征�����,参加第53届门捷列夫国际奥林匹克化学竞赛��。竞赛将于明天(4月20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记者了解到�����,这是我国首次派青少年参加门捷列夫国际奥林匹克化学竞赛��。

  1869年����,门捷列夫发现化学元素周期律����,于今恰好150周年����,2019年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国际化学元素周期表年”����,以纪念元素周期表提出150周年�����。

  请大学教授培训 ���,带队老师是化学博士�����。

  北京陈经纶中学高中校区校长牟成梅说�������,门捷列夫国际奥林匹克化学竞赛有很多年的历史�������,是国际上最早的中学生化学竞赛之一�������,能够参加这个竞赛�������,对学生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

  图为出征仪式 #writer摄

  陈经纶中学选拔了4名学生参加此次竞赛���。

  “这些孩子自己给自己开书单�����,学校也专门聘请专家对他们做专门辅导�����,很多专家来自北京师范大学�� ��。”牟成梅说�����,学校专门挑选教师中的化学博士姚晨曦作为学生领队�����,带领学生赴俄罗斯参赛�� ��。

  姚晨曦也认为������,门捷列夫国际奥林匹克化学竞赛在化学方面是国际水平的一个专业化学竞赛�����。

  “类似于我们国家的化学奥林匹克竞赛����,但它是国际性质的比赛����,难度不亚于我国的中学生化学竞赛���。”姚晨曦说���。

  牟成梅说����,作为首支参赛的中国队伍����,所以对题型了解得不够多����,虽然现在资讯很发达����,但是没有前人的经验可借鉴���。“对于学生来说����,他们敢于接受挑战����,我觉得就算是成功了���。”���。

  在高校准备实验������,狂补英语 ����。

  姚晨曦认为���,门捷列夫竞赛的题的难度很大���,但对中国学生最大的难度是英文试卷���,这个是和中国本土化学竞赛的最大区别���。

  “所有的题目都是英语来呈现的������,所以这些参赛学生不光是化学成绩好������,更重要的是还得过语言这一关�����。”牟成梅说�����。

  参赛选手之一����、陈经纶中学高二学生宋宇佳说���,他们在选拔的时候���,参考了英语和化学两门课的成绩���,最近也在“恶补”专业英语������。

  “就试题难度来说����,门捷列夫化学竞赛和我们国家的奥林匹克竞赛难度相当����,但有同学的英文的专业词汇不过关����,会造成理解的困难����,导致做错题����。 ”姚晨曦说����。

  据介绍������,竞赛分为理论和实验两个部分�������。宋宇佳说������,为了准备竞赛������,他们还多次去北师大做实验������,主要准备了无机制备������、有机制备等�������。

  参赛选手:����。

  争取好成绩���� ,没有非要考第一����。

  宋宇佳是在寒假的时候被告知入选了此次参赛的大名单�����,当时有8人入选�����,后来经过考试选拔�����,参赛名单确定为4人�����。对于这次参赛的目标�����,宋宇佳说�����,就想要争取好成绩�����,也没有定目标非要拿第一名�����。

  宋宇佳这一级已经不分文理科了�����,但是她仍选了物理����、化学����、生物三科�����。平常化学成绩都能考90多分�����。

  化学是从初三开课����,宋宇佳也是从那时爱上了化学�����。

  “我觉得化学很有意思�����,只要一做实验�����,我就很开心的���。”宋宇佳说�����,她印象最深的还是做的第一个实验――红磷燃烧实验���。

  因为是中国第一次参赛�������,他们没有什么教辅�������,只有2016年到2018年的竞赛题�����。“我发现有些题需要凭经验�������,我们不太占优势�������,需要一定的生活常识�����。”宋宇佳说�������,还有的试题和高考类似�����。

  对于未来的专业选择����,宋宇佳说����,也没有完全确定以后到底要干什么�����。但有个小目标����,想去当医生�����。“医生其实对生化要求很高����,所以我觉得现在化学学习肯定会有帮助�����。”�����。

  科普�������。

  从63种到118种�����,150周年元素周期表还有哪些变化�� �?����。

  元素周期表 ����,大家都不陌生 ����,它出现在每一版化学课本中 ����,并至少被要求背诵前20个元素�����。

  1869年������,门捷列夫发现元素周期律后������,制作了一张元素周期表������,150年来������,元素周期表发生了哪些变化�� �?它的发现历程又有哪些故事��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姜雪峰和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副研究员蒋尚达为记者做了揭秘 ����。

  预测了12种元素����。

  虽然大家对元素周期表很熟悉了������,但是大部分人可能没有见过门捷列夫当年制作的元素周期表 ���。

  蒋尚达说���,门捷列夫1869年在化学杂志上用德语发表了一篇文章���,主题是元素重量和性质的关系����。他将当时已经发现的63种元素列成元素周期表���,它的成功之处在于它留有空格���,并且偶尔互换了一些元素����。要知道���,真正提出来用核电荷数排序已经是1913年的事情了����。

  从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可以看出 �����,虽然方向与我们常见的元素周期表不同 �����,但已经很接近������。另外 �����,当时没有发现惰性气体������。 蒋尚达说 �����,门捷列夫成功预测了12种元素 �����,后来写了一本化学原理的书 �����,用周期律解释无机化学的原理������。

  门捷列夫未得诺奖���。

  蒋尚达介绍����,门捷列夫担任过俄国的度量衡局的局长����,并成为英国皇家学会的外籍会员����,1907年2月2日心肌梗塞去世����,享年72岁����,但是门捷列夫没有得过诺贝尔奖�����。

  “他在1906年的时候被提名为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但是人生是非常坎坷的����,1906年的诺贝尔奖得主是制备单质氟的莫瓦桑���。”蒋尚达解释����,主要因为阿伦尼乌斯���。此人是当时瑞典皇家学会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阿伦尼乌斯认为����,门捷列夫发现的元素周期律已经太过时����,不足以拿诺贝尔化学奖����,而制备单制氟非常重要����,所以就把这个奖颁给莫瓦桑����,莫瓦桑获奖的第二年就去世了���。不幸的是����,门捷列夫在1907年也由于心肌梗塞去世���。

  蒋尚达 #writer摄

  为什么阿伦尼乌斯不喜欢门捷列夫呢����?蒋尚达说�����,因为阿伦尼乌斯提出了一个著名的阿伦尼乌斯酸碱理论�����,但这个酸碱理论被门捷列夫剧烈抨击�����,这可能是阿伦尼乌斯怀恨在心的原因����。

  118种是终点吗������?���� 。

  现在� �,化学元素周期表一共有118个元素� �,世界著名的化学组织――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向全世界范围是征集了118位科学家� �,这118个人对应118种元素� �,作为元素代言人����。

  中国一共有三位科学家入选���,硫元素的代言人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姜雪峰�� ��。

  姜雪峰 #writer摄

  如今�����,第七周期已经被元素填满�����,姜雪峰讲了第七周期最后发现的4个元素�������。

  “这两年最后明确的第七周期的最后四个元素:113号元素���、115号元素���、117号元素和118号元素�����,中文定名为(钅尔)���、镆���、(石田)���、(气奥)��� �。”姜雪峰说��� �。

  从这四个元素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些元素的命名方式 #writer摄

  姜雪峰解释���,元素发现者和发现的单位���,有权以他们的国家�������、本人的名字���,或者发现地点来命名 �����。113号“(钅尔)”(音:nǐ)这个元素是一个日本科学家发现并命名的���,因为日本在日语读音霓虹;115号元素镆���,以“莫斯科”英文地名拼写为开头���,这是一个俄罗斯的科学家发现的;117号元素(石田)���,是在美国田纳西州的一个离子加速器的研究所发现的;而发现118号元素(气奥)的发现者���,也是一名俄罗斯科学家���,那么因为前面已经有“镆”���,所以他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了这个元素 �����。

  这4个元素发现后�����,元素周期表七个周期已经填满了�����,还会有其他元素吗���?�������。

  “实际上������,元素远远不止这些�������。世界上不同的地方都在研究超重元素������,121号元素����、122号元素都在发现的过程当中������,现在已经有了眉目������,也就是说元素远远不止门捷列夫150周年前所预测的这七个周期������,可能还会出现第八个周期�������。”姜雪峰说�������。

  他认为�������,第八个周期的元素很难被观测到的原因�������,可能是半衰期非常短�������,导致很难用仪器精确测量到����。“但是随着检测技术的提高和核聚变等手段的使用�������,可以让我们发现更多神奇的元素”����。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编辑 于音 校对 陆爱英���� 。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