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羊”最接近万玛才旦的文学气质

中信2登录 2019年04月26日 10:36:22 阅读:198 评论:0

茶馆戏������,司机金巴(右一)在向老板娘(右二)打听杀手金巴的消息 #writer摄

万玛才旦 #writer摄

  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

  该片在漫威年度大作《复仇者联盟4》上映后两天上映�������,足见其勇气����。导演万玛才旦认为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坦然面对吧”����。与《复联4》主打情怀与特效不同�������,《撞死了一只羊》的亮点可能是目前市场上比较稀有的藏族题材与极致的影像语言����。

  《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

  影像���。

  4:3的画幅和3种不同色彩制造梦幻感觉�����。

  在与摄影师吕松野商量之后 ���,万玛才旦觉得4:3的画幅最适合影片的气质�����。该片改编自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两部小说与以往现实主义题材小说的创作方法不太一样 ���,叙事文本建立在实验性的基础之上 ���,导演希望在影像上也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思维来呈现 ���,就用了这样的画幅�����。

  导演看中的还有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 �。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 �。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 �。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 �。

  结尾的梦境部分�����,虽然也是彩色�����,但是更加夸张艳丽�����,就像我们在梦中看到的色彩�����。并且导演还在回忆部分的黑白画面中做了很多虚化处理�����,比如茶馆那场戏�����,每次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时候�����,黑白镜头都做了虚化处理�����,故意模糊两个人的身份�����。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一种梦幻����、虚幻的感觉�����。

  剧本���。

  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

  不管是处女作《静静的嘛呢石》�����,还是之后的《寻找智美更登》《塔洛》�����,万玛才旦以往的作品风格都以写实为基础�����,但是《撞死了一只羊》却融入了大量关于回忆�����、梦幻的元素�����,风格更写意一些�����,很多观众认为这是导演创作风格上的一次转变���。在导演看来�����,熟悉他小说的读者就不会产生这样的误解�����,这部电影与他以往创作的小说风格是一致的���。万玛才旦的好友�����、《阿拉姜色》的导演松太加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对记者说:“这部片子可能是他以往所有的片子里面�����,最接近他文学气质的一部���。”���。

  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小说《杀手》的篇幅很短���,想要拍成长片还要加很多内容���,这时万玛才旦就想到了自己的小说《撞死了一只羊》���,这两部小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都是发生在路上的故事���,主人公都是卡车司机���,故事都涉及跟宗教有关的背景���,比如解脱���、放下���、超度等���,所以就融合在一起了������。”很快���,剧本就写完了������。

  监制�����。

  王家卫都干了啥������?����。

  剧本完成后 ��,万玛才旦参加了一些创投 ��,2014年 ��,《撞死了一只羊》还获得釜山电影节“APM”亚洲电影市场剧本大奖 ��,但万玛才旦依然没有找到拍摄契机����。2015年 ��,他的另一个剧本《塔洛》立项 ��,正好也有公司愿意投资 ��,《塔洛》便先与观众见面����。

  2017年�����,导演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想拍一部藏族题材电影�����,正好与万玛才旦结缘�����,《撞死了一只羊》才被“打捞”出来�����,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在创作阶段�����,导演和主创去选景�����,根据选好的景再调整剧本�����,这个过程中导演会和王家卫有很多沟通�����,把新的剧本发给他�����,他也会提供一些专业上的意见������。在后期剪辑阶段�����,导演会先剪出一个粗剪版给王家卫看�����,他看完觉得很好�����,又邀请了以往的合作伙伴�����,比如剪辑张叔平����、配乐林强����、录音杜笃之来参与电影的后期创作�����,为影片增色不少������。

  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人物����。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

  去年��� ���,《撞死了一只羊》在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之前��� ���,出了一款国际版预告片��� ���,司机金巴一直戴着墨镜��� ���,茶馆老板娘看到之后说了一句台词:“你为啥总戴个墨镜������?”众所周知��� ���,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冠以“墨镜王”的称号��� ���,很多观众就猜测��� ���,万玛才旦是有意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

  插曲����。

  《我的太阳》增加荒诞感�������。

  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 ����,以前藏族有这样的习俗 ����,如果长途旅行 ����,要么带一匹马 ����,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 ����,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 ����,司机金巴开着车在公路上行驶 ����,路上肯定很寂寞 ����,导演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 ����,把这首歌放在一个荒诞又广阔的地方 ����,让司机听到更能增加荒诞效果�����。

  然而�����,这首歌并非很生硬地插入片中�����,而是与电影中的一些元素发生了关联�����。导演做了一些精心设计――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女儿的那一面照片对着司机金巴�����,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这首歌便与剧情发生了关系�����,并且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片尾�����。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为了加强这种荒诞性�����,导演除了在色彩上做了一些处理�����,在声音上用了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万玛才旦觉得�����,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用意大利语唱《我的太阳》就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

  最初在剪辑的时候���,导演是按照帕瓦罗蒂版《我的太阳》去剪的���,每个节点都跟那首歌契合���,但后来因为版权费太贵的问题���,只好放弃���,请了一位之前在美国学过美声的藏族歌唱家���,用意大利语演唱了这首歌放在片尾����。

  重头戏������。

  金巴在茶馆吃了45个包子 ���。

  片中的茶馆里有场重头戏:金巴来到茶馆吃饭����,顺便向老板娘打听杀手的事情�����。为了增强传奇性����,导演在茶馆里设置了各种人物����,他们都在讲述一些跟日常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因为涉及关于杀手的回忆镜头����,司机和杀手在片中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就像是在两个时空发生的同一件事����,就要拍得非常一致�����。所以在拍摄时����,导演需要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还要把回放画面调出来����,根据画面进行一模一样的拍摄����,包括里面的气氛语调都必须一致�����。

  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

  导演解读���。

  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

  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 ,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 ,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 ,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 ,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 ,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 ,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 ,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 ,一直循环往复���� ,所以他没有动手���� ,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 ,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 ,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 ,杀了玛扎���。

  在万玛才旦看来���,这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施舍���,通过这种方式让杀手放下���,让玛扎真正解脱���,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希望��。影片最后司机金巴露出了笑容���,万玛才旦认为这也是杀手和玛扎的笑容��。而片尾出现的飞机���,则意味着暴力和冲突的终结���,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