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丨乐视网暂停上市玄机:年报财务“洗澡”,融创成关键先生

中信2娱乐 2019年04月26日 17:18:46 阅读:204 评论:0

[摘要]对于贡献了这10亿元的投资者而言,这到底是停牌前的最后出逃,还是对赌一年后乐视网的重新上市?。

腾讯《棱镜》作者:邬川。

编辑:张庆宁。

乐视网一直在演绎A股的魔幻现实主义。

4月25日23时59分,是乐视网预约的年报披露截至时间。

就当投资者认为年报无法如期发布的时候,26日凌晨1时30分,乐视网披露了2018年财报,归属于上市公司净资产为负30亿元,同比减少了102亿元。

公司股票自26日开市停牌,交易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决定是否暂停上市。

“没有意外,交易所会作出暂停上市的决定。”一位资深保荐代表表示,暂停上市时期,中间也不会复牌,要等到2019年报披露后,才有复牌可能。

当然,持股较大的投资者仍然可以通过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的形式交易股票。

这也意味着乐视网成为创业板首例因财务而暂停上市的公司。

4月25日开盘时,蜂拥而入的买单撬开了乐视网的第四个跌停板,这也是公司2019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一场豪赌也就此开始。

截至收盘,乐视网报收1.69元,跌幅为7.6%,成交额接近10亿元,较前一交易日翻了十倍有余。

对于贡献了这10亿元的投资者而言,这到底是停牌前的最后出逃,还是对赌一年后乐视网的重新上市?。

一位总部位于北京的券商经纪业务中层透露道,4月22日向全国的各地营业部下发了风险提示邮件。

“主要是为了让营业部提醒使用信用账户持有乐视网的投资者,及时追加保证金,避免被平仓。”他说。

他透露,邮件发出后,股价继续下跌超过20%,不少融资买入的账户已经爆仓。

悲观者看到了公司的巨额负债和主营业务的溃败,乐观者则看到了巨额资产减值和计提之后的潜力。

无论是悲观和乐观,无论是投机者、套牢者还是不断追加保证金的融资用户,他们的命运系于乐视网的最大债主。

乐视网收到“死缓”判决。

风险在9个月前就已暴露。

2018年7月14日,乐视网披露了半年业绩预告:预计半年亏损范围在11亿元—11.1亿元之间,这导致公司至2018年6月30日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为负。

更为严重的在于,预计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的可能,导致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

根据创业板的暂停上市规则,就年报而言,如果连续亏损三年、或归母净资产为负,或者最近两个年度的审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满足任何一项都将暂停上市。

鉴于立信会计事务所对于乐视网2017年财报无法表示意见,那么一旦2018年归母净资产为负或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就意味着乐视网被A股判了“死缓”。

根据深交所的上市规则,自7月14日起,乐视网的暂停上市警告须按照每5个交易日的频率发布。

但自从退市风险发布后,周K线却出现了三连涨。“对于投机者言,利空出尽是利好。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反向情绪博弈。”一位浙江的游资操盘手表示。

乐视网所在的创业板连续阴跌一年后,在2019年1月开始了反弹行情,截至3月末,涨幅超过30%。

作为曾经创业板的宠儿乐视网的股价却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随着年报的临近,投资者对于乐视网暂停上市的预期加重,没有大资金会在这个时间窗口冒险拉升。”他说。

4月20日,审计进展公告发布。

根据立信的预计,乐视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负的23.9亿元-负的28.9亿元之间。

这等同于给乐视网下达了“死缓”判决。

公告后的首个交易日,股价开始跌停,直到25日被资金放量撬开了第四个跌停板。

“如果要押注乐视网2019年能好转,那么停牌前一个交易日买入是相对最安全的。”上述操盘手分析,毕竟要停牌了,不存在下跌的交易基础。

年报财务“洗澡”玄机。

对于乐观的投资者来说,2018年的财务数据并非一无是处,也暗藏玄机。

导致2018年净资产为负的最大“元凶”是巨额的资产减值和坏账计提。

年报中也指出了:2018年非上市体系关联方经营情况持续恶化且未有任何好转趋势,历史债权回收困难加大,该部分债权坏账风险加重,由此产生的资产减值是造成2018年度大额经营性亏损的重要因素。

继2017年资产减值超百亿元后,2018年乐视网继续“破罐子破摔”。

年报显示,资产减值损失科目中,合计为50.3亿元。

其中坏账损失和无形资产减值损失的规模最大,分别为23亿元和25亿元。

上述保荐代表分析,大额计提减值,虽然影响当期的资产负债表,但2019年的净利润转正压力就小很多。

这50亿元只是2018年计提的,如果之前年度计提的能够收回来,也算作净利润。“2019年的应收款项,如果有任何收回的,就是净利润,也是净资产。”。

2018年,经过应收账款的大比例坏账计提准备,合并报表的应收票据以及应收账款为11亿元。

就应收账款而言,坏账计提减值了接近40亿元,这其中包括了当期计提加上以前累计计提。

一位具有注册会计师资格的投行人士分析称,减值这么多,类似给财务做一个“彻底洗澡”,有利于2019年的净资产和净利润转正。

隐蔽的数据还在于无形资产。

年报显示,期初无形资产是45亿元,期末是3.8亿元。

无形资产的减少为何如此之大?。

由于乐融致新出表导致了无形资产剥离了16亿元,另外的则是减值损失25亿元。

“现在无形资产基本归零,但仅版权分销,每年也能给公司带来1-2个亿的营业收入。”上述保荐代表分析称。

期初无形资产大的话,当季度摊销也会大,如今期初无形资产变小,当季摊销也就变小。

对于2019年的乐视网而言,这意味着,无形资产摊销越来越少的话,亏损的可能性也会随之降低,并且还能就版权获得一笔不小的营收。

更何况,控股子公司的并表与出表能带来差异巨大的坏账计提。

在23亿的坏账损失中,分为期末应收账款坏账和其他应收账款坏账,分别为8.4亿元和14.5亿元。

由于乐融致新的出表,也导致了坏账准备减少了32亿元,如果未出表,那么坏账损失也增加32亿元。

不仅如此,随着出表,也给母公司带来了不菲的投资收益。

处置子公司带来的亏损转回为7.7亿元;丧失控制权后产生的利得为8.4亿元。

这意味着,乐融致新带来的投资收益为16.1亿元。

出表与并表之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年报显示,并表的流动负债高达132亿元,母公司的流动负债却只有66亿元。

乐视网控股的其他子公司会否在2019年出表,减轻坏账计提和负债规模,停牌前买入的投资者在等待。

融创或晋升为第一大股东。

乐视网的巨额负债历来是投资者看空的理由,但恐怕他们并不知道巨额负债的来源和归属。

截至2018年12月末,乐视网母公司总体负债余额为74亿元,其中,融资性负债余额39亿元。

最为关键的是,最大债权人是公司股东。

而这个股东就是融创。

2018年12月4日,乐视网收到融创房地产发出的《通知书》、天津嘉睿发出的《催款函》。

截至2018年12月6日,乐视网无法偿还天津嘉睿 2017 年11月借款乐视网本金12.9亿元及剩余利息0.55亿元,并且无法偿还融创房地产代乐视网垫付的中泰创盈贷款本金及利息共191432.5万元。

经计算,这两笔债务本金及利息总计约为32.59亿元。

而乐视网为这两笔债务的担保措施则是:乐视网持有乐融致新的26.77%股权及其派生权益为融创提供反担保,担保金额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

这意味着,融创占乐视网母公司的负债比接近50%。

针对高额的负债,公司决定首先与债权人就逾期债务展期,偿还方案进行谈判和解,以及争取债务折扣比例等; 其次,债权债务重组,减小整体债务规模。

目前乐视网的股权比例,融创只是第二大股东,资本市场同样讲究名正言顺,要进行任何资本操作,成为第一大股东则是必须选项。

截至4月26日,融创系持股比例为8.56%,经过股权质押处置后,贾跃亭持股比例下降至23.1%,二者股权比例相差14.6%。

目前贾跃亭持股市值为15.5亿元,乐视网则欠融创32.5亿元。这相当于乐视网的欠款能买下两倍的贾跃亭持股市值。

“融创是最大债主,也是二股东,核心诉求首先是成为第一大股东。”上述保代分析,融创把这些融资性债务通过破产重整的形式,转化为上市公司的股权,就能顺利成为第一大股东。

最近的案例是ST抚刚。“就是债务转成上市公司股票。”。

对于融创而言,这也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但能否顺利通过破产重整的形式获得股权,仍需要经过股东大会、董事会、法院和监管部门的一系列审批流程,时间成本较长。

目前,贾跃亭仍旧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

截止2019年4月19日,贾跃亭持有公司92,143.254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10%,其中85,735.0114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其所持有公司92,143.2546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虽然被司法冻结,但只要是没有被处置的股权,这些股权的投票权都仍旧属于贾跃亭。”一位曾经处理过贾跃亭股权质押的券商人士表示。

理论上,贾跃亭可以反对融创的一切提案。“但从合作共赢的角度来说,贾跃亭虽然丧失第一大股东地位,但如果股价回升,公司基本面好转,对于他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他如此分析。

股价回升,对于贾跃亭的股权质押来说,意味着负债有可能了结。

如果金融机构将来处置的股权收入大于或等于出借的本金加利息,那么贾跃亭的相应负债随即免除。

除去负债之外,巨额的违规担保也是乐视网亟需解决的问题。

违规担保的对象主要是乐视体育、乐视云和乐融致新,并且这些担保都经贾跃亭之手。

根据公司目前了解情况,上述担保均未履行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审批、审议、签署程序,其法律效力存疑。公司将积极采取必要法律手段,对上述协议的签署情况进行核查并积极应对,以维护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

担保属于是法律纠纷,何时解决以及以何种方式解决,并不一定利空乐视网。

暂停上市后,想要恢复上市的困难并不小。

根据2018年11月修订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在法定披露期限内披露经审计的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报告且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在公司披露首个年度报告后五个交易日内向本所提出恢复股票上市的书面申请:。

(一)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

(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正值;。

(三)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未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

对于乐视网而言,2019年的净资产和扣非后净利润必须转正,并且被出具无保留的审计意见。

如果上述3个条件,有任意一个没有满足,那么乐视网将被强制退市。

2019年的财报,最早也在2020年的1月底才能披露,但乐视网的生死或许在2019年半年报就能管窥一二。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