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当东北人穿不起貂儿,这事老严重了

中信2登录 2019年04月27日 04:03:18 阅读:216 评论:0

(原标题:当东北人穿不起貂儿������,这事老严重了)����。

前一阵儿�������,东北鹤岗市传出了1.9万元买套房的消息�����。

岛叔曾详聊过这波楼市的冰与火之歌����,这边有朋友想组团以白菜价抄底����,那边就能有人赶着去深圳豪宅大盘排起长队 ����。

混沌中�����,以房市为表征�����、而深入于城市甚至区域发展的一系列“分化”正在发生�������。比如我们这些年都没少见的�����,省域竞争�����、抢人大战�����、“收缩型”城市�����、区域经济差距扩大�������。

如何看待这些新变化������,更进一步������,南北东西当怎个携手并进����?都是很值得唠唠的话题���。

收缩������。

逆天低的房价�����,让中学课本上赫赫有名的东北“煤城”鹤岗又一次走红����。

有媒体曝出一组房价图����,在鹤岗����,一套53平方米的两室一厅只卖2.9万元;某建于今年的新房����,三室一厅180平方米����,标价仅9万元����。

深受大城市高价房困扰的网友眼馋了半天����,等来了当地相关部门的回应����,“白菜房价”只是“个别现象” ����。

但进入2019年后���,鹤岗房价的大幅“腰斩”却也透出个新趋势:以之为代表的部分三四线������、五六线城市���,正走向楼市熄火����。而它们中的大多数���,也难逃一个新名词的界定——收缩型城市����。

何谓“收缩”���?���。

首先是人口的流失 ������。像鹤岗����,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当地从2010年到2017年����,常住人口就减少了约5万人 ������。

而据“收缩城市国际研究网络”的定义�����,人口减少尚属表象�����,只有因结构性危机导致的人口流失才是衡量城市是否收缩的标准����。

听起来似乎不好理解������,其实“结构性危机”有着很具体的表现������,比如不合理的产业结构������、资源枯竭以致于缺乏经济支撑等������。以鹤岗为例������,随着煤炭资源逐渐枯竭������,其GDP逐年下滑������、人口逐年减少������,最严重时������,一个月内关闭了10处矿井������。

那在哪“收缩”�����?�����。

以重工业为主的辽中南工业基地�����,这些年就“催生”了多个收缩型中小城市�����,像是抚顺�� ��、鞍山�� ��、营口;而除了东北�����,东部一些城市也没逃过�����,比如东莞�� ��、台州�� ��、义乌�����,就同样面临着因结构性危机收缩的困境����。

有在北京生活了七年的台州朋友给岛叔说����,当然恋家����,但并不想回家乡工作����,“和当地的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我学新闻����,台州没有适合的媒体机构;喜欢美食����,可旧工厂数量远胜于小吃街�����。”回去干啥���?�����。

一直以来������,我们都习惯了“城市必须增长”的理念——这是高速前进的城镇化“上半场”给人的惯性������,毕竟������,这些年来大���、中���、小城市人口都在增加����。

但别忘了�����,“下半场”也注定尾随到来�� �。人口逐渐流出�����,居民向就业机会更多���、收入更高的大城市迁徙�����,如今是人们必得习惯的新型城市节奏之一�� �。

扩大������。

作为一个北方城市���,鹤岗房价一落千丈在引起人们对“收缩型城市”一声叹息的同时���,也勾起了又一个热点现象:中国区域经济走势的分化���,正从传统的“东西差距”变为“南北差距”���,而且���,裂隙还越开越大���。

这点从城市的“实感”也可感应一二����。

这边厢������,前几天有齐齐哈尔的朋友在聊天中谈及������,以前的街景中少不了貂皮大衣来凑上一番热闹;最近五六年������,即便商场疯狂打折������,买的人也少了������,“大家手头似乎都没啥钱了”——言语间带点儿摊手无奈的意味����。

那边呢�������,不少南方省(区���、市)新兴产业���、智能科技正当其时�������,像是曾被贴上“低端���、廉价”标签的加工贸易产品�������,经广东省颇具力度的一通“加工转型”�������,如今可凭“高科技���、高品质”的新形象进入全球市场;而重庆则通过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吸引了包括阿里���、腾讯���、百度���、华为等等科技“大佬”到当地布局����。

宏观来看�����,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南北方GDP增速的差距在2013年只有0.3个百分点�����,而到了2017年�����,这一差距已经扩大到了1.9个百分点;北方GDP总量在全国的占比从2012年的29%下降至2017年的25.2% ����。

“分化”似乎也并没有要止步的意思:看看刚过去的2018年�� ��,经济增速排名前十的省(区������、市)�� ��,只有陕西位于北方;增速排名垫底的5个省(区������、市)�� ��,则“不幸”全部落于北方�������。

南北经济差距扩大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儿��,但怎就一发不可收拾���?其间缘由也说来话长����。

事实上���,在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南北经济份额曾旗鼓相当���,在某些方面���,北方经济还更胜一筹;但改革开放后���,南方通过大力发展二三产业������、民营经济������、新经济���,步子越迈越大���,天平逐渐转向——关键的一步���,是北方人均GDP在2013年的被超越 ��� ��。

而北方呢� ����,过去经济增长高度依赖投资���� ��、资源� ����,如今投资增速显著放缓���� ��、资源减少� ����,且由于经济结构不合理� ����,产业转型升级���� ��、创新发展落后� ����,新的增长点一朝“扶不上墙”� ����,和南方间的经济差距也就越来越大������。

据测算�����,2013-2017年�����,较低的投资增速造成北方经济增速比南方慢了约2个百分点�����。岛叔不敢乐观�����,以现状推敲�����,未来南北之高低对比�����,很可能会愈发鲜明�����。

出路�����。

那位台州的朋友�����,在听说自家上了“收缩型城市”名单后�����,面色严肃地向岛叔表达了忧心�����,“给个出路”����?���� ��。

其实先例不少�����。一如“鹤岗”虽略显疲态�����,但同在东北的丹东�� ���、锦州�� ���、吉林�����,作为发展“显影”之一的房价就同比上涨了超过10%;目前一些具有产业�� ���、资源优势�� ���、位于都市圈的三四线城市也依然运作良好�����。

积极培育新产业����、研究人口回流����,一切并非无回天之力����。

而国家发改委日前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也提供了应对“收缩”的策略����,比如����,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

明白点说����,就是传统上痴迷于“增长”和“扩张”的理念和政策都要变一变����,未来����,注重城市品质����,就是可能的“疗救”方式之一�����。

收缩型城市并不是啥负面概念 ���,人口外流也并不意味着就要衰落 ���,关键是要重视这个问题并积极行动起来����。其实和发达国家相比 ���,中国收缩型城市发展的最大潜力在于当前的城乡差距还比较大——大城市生活成本居高不下 ���,那不是还可以挖掘“瘦身”后小城市的机会嘛����。


解决“收”的问题同时��� �,针对“南强北弱”的“扩”的困境也必须加快采取行动��。

譬如�����,北部可以雄安新区建设为重点�����,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和东北全面振兴战略;中间的“腰带”部分�����,则应以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为引领����、坚持以“共抓大保护”为导向的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南部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贸区自贸港的红红火火�����,也都有助于促进南北区域经济平衡�����。

当然了����,要缩小差距����,北方地区关键是要向改革要活力����,北方有扎实的工业基础����,完整的产业门类����,科技和人才力量也丝毫不弱����,又当何惧�� ��?���。

这些年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和一系列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实施�����,西部提升�����、中部崛起�����、东部转型�����,雁阵齐飞是大势�����,有新挑战也是必然����。

问题从来不在选鹤岗还是北上广深����,而是左邻右舍如何比翼同飞����,不弃掉协调发展的任一羽翼 � ��。

文/ 江北渔者��� �、清风徐徐� ��。

相关话题及资料来源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4月23日�����、24日�����、25日刊文《省域竞争力排出新座次》《收缩型城市���,该往何处去》《南快北慢���,这是为啥》��� ��。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