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去荒记(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纪实)

中信2娱乐 2019年04月27日 07:39:31 阅读:219 评论:0
  青岛胶州湾大桥鸟瞰�������。   新华社记者 郭绪雷摄

  来“荒岛”工作定居������ ,源自青年时期的浪漫一念��� ���。当时大学即将毕业������ ,在北京和青岛两个城市的选择上������ ,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青岛������ ,只为青岛能看到大海��� ���。

  就这样千山万水来到青岛����。来了一看���,傻眼了���,不是青岛是黄岛――黄岛是青岛的一个区���,但隔着胶州湾海峡���,东边的青岛早已是有着欧式风格的现代化都市���,而西边的黄岛却是“一条马路两盏灯���,一个喇叭满街听”���,最高的楼是刚刚投资开发的一栋三层黄色工厂厂房����。

  “黄岛”原名“荒岛”�����,因“荒”与“黄”谐音�����,就改称“黄岛”�����,以为这一改就不“荒”了�����,却不知正好与“青黄不接”的成语巧合�����,这十分恰切地象征了当时黄岛和青岛市区之间的实际境况���。上百年来�����,黄岛与青岛隔海相望�����,就是无法打破“青黄不接”的局面���。

  来了黄岛 ��,大海是见到了 ��,接踵而来的是各种不便�����。想进城 ��,得过海�����。想逛街����、逛公园����、娱乐 ��,都得过海�����。除了绕远坐长途车 ��,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码头的渔船�����。平日里风平浪静还好 ��,一旦海上刮大风起大雾 ��,所有船只都只能在码头搁停�����。

  刚到黄岛的时候是1989年�������。黄岛在荒僻落后中盼望了10年�� ���,我的青春也在工作拼搏中燃烧了10年�������。10年之后�� ���,随着国家投资和外资源源不断地涌入�� ���,黄岛开发区的主干大路像经纬线一样交织起来�� ���,高楼大厦平地而起�� ���,有时两�����、三个月不出去走走�� ���,就发现又崛起了一片崭新的楼房�������。同时�� ���,随着工业�����、文化�����、旅游�����、餐饮等产业发展日新月异�� ���,高中端人才�����、外来经商和务工人员像从五湖四海汇聚过来的活水一样注入黄岛�������。

  一晃又是10年����。记得那年初春�����,一位白发皓首的老人从台湾回来探亲����。他颤颤微微地站在曾经是破落渔村的现代化小区里�����,眯着双眼看着一栋栋崭新的楼房�����,难以置信地问:“这是哪里呀����?我的家呢����?这是我的家吗����?”他的妹妹从楼房里呼唤着“哥哥”迎出来�����,哥哥涕泪横流����。老人在妹妹家的新楼里住下来�����,楼房里有暖气�����,可以像在台湾一样天天洗澡����。他再也没有回台湾����。

  虽然如此� ��,黄岛最大的问题――“青黄”不接� ��,依然无法破解�����。轮渡公司在码头开通了快艇� ��,但逢着大风大雾依然无法通船�����。到了2006年� ��,那是个最令黄岛人欢欣鼓舞的年份� ��,国家大力筹划和投资的胶州湾隧道和胶州湾跨海大桥几乎同时正式开工投入建设�����。从那年起� ��,黄岛人就每天关注着这两项大工程――南隧北桥的建设情况和进程�����。原以为如此大的施工难度� ��,没有个十年八年是不成的�����。没想到仅仅用了不到5年时间� ��,两项工程几乎同时胜利竣工并开始正式运营�����。

  2011年6月30日����,对于黄岛来说����,是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那一天����,胶州湾隧道如蛟龙一样从海底钻了过来����,胶州湾跨海大桥像长虹一般从大海那边飞跨过来�����。记得那天一大早起床����,早饭都没顾得好好吃����,我就乘公交到山里隧道口����,等待隧道开通剪彩�����。到那里一看����,已经有许许多多的黄岛人����,早早在隧道口两边排出又宽又长的队伍�����。他们笑逐颜开����,翘首期盼����,俨然共庆一个盛大的节日�����。

  队伍里有许多头上戴着红绿方巾的妇女和面色黝黑的男人������,他们是山里的渔民������,祖祖辈辈居住在黄岛最东南部的海角������,隔着海水与青岛市相望������。无论目光有多长������,就是够不到对岸的高楼大厦������。现在������,隧道一开通������,他们能够快捷地穿过大海������,到达青岛市区������。有人开玩笑说������,山里人坐隧道车到市里买个菜������,一个来回������,一锅水刚好烧开������。

  蛟龙过海�����,长虹飞渡�����,像两条无与伦比的珠链�����,把青岛和黄岛紧紧连在一起�����,破解了“青黄不接”的问题�� �。

  刚来黄岛的时候�����,偌大的������、平明如镜的金沙滩上�����,除了几个撒网打渔的渔民�����,没有什么闲散游人�����。几片掉了漆的小渔船在水边抛锚�����,一派古朴沉寂的景象�����。如今�����,金沙滩早已名冠“亚洲第一滩”�����,各色楼亭殿阁错落有致�����,著名的青岛啤酒节迁址至此�����,凤凰岛大剧院金凤飞落�����,一年四季游人如梭�����。尤其到了盛夏�����,四方游人翩然而来�����,纷纷投入金沙滩怀抱�����,那片宽广的大海�����,就像过年下饺子一般沸腾起来�����。

  素有“海上西湖”之称的唐岛湾和东西纵横4.5公里的唐岛湾滨海公园����,小桥静默����,流水潺潺����,花开朵朵����,碧草葳蕤����,让人仿佛置身江南水乡����。桥隧未通的时候����,开车到那里游玩����,可以随便找个地方����,甚至可以横着停车����。现在����,尤其到了周末����,5个停车场车位都是满满的����。究其原因����,一是黄岛人口逐年翻番增长����,二是青岛老城区人也都从隧道“游”过来����,与黄岛人民一起共享黄岛美丽风光了����。

  对于一个人来说���,30年刚刚而立;而对于黄岛���,30年是令人瞠目结舌�� ��、翻天覆地的巨变和腾飞�����。

  紧随腾飞����、巨变的脚步� �,闻名遐迩的东方影都� �,集商业����、文化����、娱乐����、餐饮为一体的万达Mall� �,美丽的珊瑚桥����、星光岛� �,沿着滨海大道由东向西� �,像洒珍珠一般一串串闪闪发光地铺洒过去����。最早的青岛理工大学落户黄岛后� �,中国石油大学����、山东科技大学����、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等相继凤落梧桐����。近几年� �,复旦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等名校又在西海岸开设分校……����。

  全方位大发展令黄岛这片弹丸之地已施展不开手脚了 ��。于是� ��,黄岛西面的胶南小城及胶南辖区内广大的工农牧副渔产业区� ��,于去年东西合璧� ��,正式合并更名为“青岛西海岸新区” ��。从此� ��,“荒岛”不再� ��,“黄岛”不再� ��,桥隧畅通无阻�����、紧密相连的大青岛格局蔚然形成 ��。

  如今�����,黄岛人不用再眼巴巴地朝着青岛市里“望洋兴叹”��。开拓�������、包容�������、进取的姿态使黄岛成为更加多元化�������、现代化的移民城市��。它的人口构成�����,有三成左右是黄岛本土人�����,其余七成都是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的“外来人”�����,就此打破了黄岛久居一隅的闭塞�������、落后和排他性�����,形成了开放�������、多元的文化格局��。走在大街上�����,随处听到的是普通话�����,黄岛本地“80后”也都说起了普通话�����,衣着打扮�������、精神面貌�����,彰显出都市的时尚风范��。

  30年弹指一挥间����,我当年怀揣一粒花种来到黄岛����,把它埋进这片土地����,浇水������、施肥������、侍弄����,天天盼着它生根������、发芽������、长出茎叶������、孕出花苞����,一天一个欣喜地看着它发芽������、抽叶������、打苞����,继而蓓蕾初绽������、盛开������、怒放����,直到芳香四溢……����。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