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遭性侵女孩父亲:不认可"长期卖淫" 她未满12岁

中信2娱乐 2019年11月20日 23:09:47 阅读:14 评论:0

(原标题:祁东遭性侵女生父亲:不认可“长期卖淫”说法,她未满12岁)。

周婷被灌酒的金樽KTV位于祁东维也纳酒店的三楼   #writer摄

直到11月19日下午,周婷(化名)的父亲周凯(化名)才从广东惠州回到祁东老家。过去的近半个月时间,周凯陪着未成年的女儿,在他打工所在地广东惠州,他称之为“避难”。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周凯称,9月28日至10月6日,女儿周婷被人带到KTV、宾馆等地,遭多人强奸;警方10月3日开始介入,后将大部分犯罪嫌疑人抓获,在提请逮捕过程中,祁东县检察院以周婷年龄存疑、本案犯罪事实不清等理由,对数名主要嫌疑人未予批捕。

上述说法得到了祁东官方的证实。11月18日,祁东县官方回应,两人被批捕,有两名公职人员涉案;11月19日,祁东县官方再次回应,7名涉案人员被逮捕,其中,刘某翔涉嫌强奸,周某名涉嫌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已于10月21日、11月13日被批捕。

案发后,祁东县检察院和公安曾对周婷的年龄问题展开调查。

令周凯不解的是,为何会对其女儿的出生日期反复调查?周凯拿出周婷的出生医学证明等材料表示,女儿的年龄绝对准确,生于2007年12月,未满12岁,完全不认可女儿在“长期卖淫”的说法。

金樽KTV已于11月19日晚关停 #writer摄

“推开宾馆房门,女孩和两名男子在同一房间”。

周凯记得,9月28日,女儿周婷出事了。

当天,周凯还在广东惠州打工,后来他从女儿的爷爷处得知,那天下午女儿的两个同学来家里,喊她去其中一个同学家“补课写作业”。当天晚上,女儿没有回家。周凯说,在此之前,她的同学也常来家里过夜,或者她去同学家过夜,所以家属并没有特别留意。

过了两天,周凯接到电话:女儿还是没有回来。家属就开始着急,到处去找,但找遍了县里的网吧,也没找到。

祁东县检察院 #writer摄

周婷1个半月大的时候,周凯和老婆带着她去怀化工地上打工。等她到了将近5岁的时候,送回老家读书,给她爷爷奶奶带,夫妻俩出外面打工。

周凯夫妇生育了4胎,周婷是最大的,二胎是个男孩,因早产脑瘫,今年11岁了还无法清楚说话;此后政府部门开具证明,周凯与妻子又生育了两胎,分别是一女一男,最后一个儿子被罚了款。

周婷的爷爷告诉澎湃新闻,平时在家里、学校,孙女的表现、状态“还可以”,有段时间成绩还不错,后来变得越来越一般,“她初中后开始住校,今年开始接她回家住”。 。

周婷失联4天后,10月3日,家属去派出所报案。据多位家属介绍,派出所出动了大量警力、搜寻了很多线索。 。

“我们家属和警方一起,挨个网吧、宾馆去找。10月6日,在一家宾馆的房间里找到了她。”周婷的爷爷那时就在现场,他和民警进了门,房间是一个双人间,“我们看到房间里有两个男的,他们都还在睡觉,身上盖着被子。我孙女身上穿着衣服。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问她怎么这么多天不回家,她没有说话。”。

当时是早上9点多,随后,民警将周婷和两个男子都带到了派出所。

周婷爷爷说,民警要带孙女走的时候,她说另一个宾馆还有她的行李箱,要去拿,“后来把行李箱拿到,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件廉价的换洗衣服,没有任何现金和贵重物品,我孙女身上也没有任何现金和贵重物品。我孙女说,这个行李箱是那天带她走的两个同学的;两个男子是以帮她‘拖行李箱’为由把她骗到这个宾馆的。”。

周婷的出生证明 #writer摄

“出生日期一天也没错,错了愿承担法律责任”。

周凯介绍,事发后,警方将大部分犯罪嫌疑人抓获,但在提请逮捕过程中,祁东县检察院以周婷年龄存疑、本案犯罪事实不清等理由,对数名主要嫌疑人未予批捕。

“检方向我们出示了书面的材料,其中有两点我们完全不能认可,一是‘年龄存疑’,二是‘长期卖淫’。”周凯说,案发前几天,女儿还在学校读书,如果要说她是长期卖淫,包括学校在内,也要承担责任。”。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1月18日,祁东县官方人士表示,案发后,祁东县公安局和检察院针对周婷的年龄问题,确实展开了大量的调查,周婷的真实出生日期,目前仍在调查当中。

周凯认为,家属有女儿的出生证明、身份证、户口本,“所有的信息都一致,她的出生日期是2007年12月,到现在为止,仍然未满12周岁。相关证据也提供给了官方,女孩的出生日期一天都没有错,绝对准确,如果错一天,我们都愿意负法律责任。”。

周凯表示,希望法律还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我们现在还不清楚相关涉案人员是初犯还是惯犯、是否存在轮奸的情形,希望对这一切能够尽快调查清楚。”。

祁东县公安局 #writer摄

“祁东这个地方,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

周婷的爷爷说,孙女被找到后,观看了警方调取的一些监控视频。“我问她,她什么都不说。”后来周婷在她姑父的陪同下,在派出所做笔录,“她说是被同学骗到了金樽KTV,被人控制、恐吓、威逼利诱,给别的男人陪酒、陪唱,还被骗到了宾馆,9天当中,被逼和好几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但是自己并没有拿一分钱。”。

澎湃新闻获取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周婷被两名女孩搀扶着,从某酒店门口进入,从大堂走向电梯,家属说,“她当时不能自行行走,应该是喝醉了酒的状态”。

11月20日晚,澎湃新闻实地探访位于祁东县城维也纳酒店三楼的金樽KTV,三楼的餐饮部工作人员称,19日晚KTV已经自主关门。当地知情人士称,这家KTV此前生意火爆,存在异性陪侍。

事后,周婷情绪始终不稳定,“很多天一句话都不说。”家属将她送到了长沙的一家医院,在儿少心理科病房接受了半个多月的治疗,鉴定结果为“创伤后应激障碍”。

半个多月后,周婷出院。周婷的爷爷说,家里快没钱了,就把她接出来,“想让她换一个地方,会开心一点。”周凯则说,对这个家庭而言,女儿被侵害是“不光彩的事”,女儿状态糟糕,周围风言风语,“去到外地,也是为了躲避这些风言风语”。

周凯说,他们家可能会举家搬迁,“祁东这个地方,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

11月20日,周凯再次回到祁东,是为了“解决女儿的事情”。他说,女儿这段时间在广东惠州,由她母亲陪伴,“她不和大人说话,偶尔自言自语,总是一个人木讷地坐在窗台,面无表情。”事发后,周婷的母亲情绪也不稳定。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