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对话被家暴者:被打后,我觉得是我做得不够好

中信2注册 2019年12月04日 04:48:45 阅读:12 评论:0

(原标题:对话被家暴者:被打后����,我觉得是我做得不够好)����。

“他加班晚了���� �、我菜炒咸了����,都是打我的理由���。”���。

“我真的在被打后反思����,如果我做得更好����,他会不会就不打了�����?”����。

家暴� ��,一颗藏在亲密关系里的定时炸弹� ����。被家暴的受害者� ��,到底遭遇了怎样的不幸�����?面对不幸� ��,又是否真的只能认命�����?我们对话了几名曾遭受家暴侵害的女性� ��,试图还原她们的心路历程� ����。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

仰慕�������、信任�������、依赖���。

完美人设里的相遇��。

眉骨塌陷����、脸颊肿大����、小臂多处淤青……对现年31岁的东北女生顺子来说�����,与前男友王斌的恋爱不是命运馈赠的礼物�����,更像是收到一封来自地狱的“恐吓通知书��。”��。

这个出生于1993年��� ��,比顺子小5岁的广州男人��� ��,以其暴力殴打的方式��� ��,毁灭了顺子对甜蜜“姐弟恋”的所有憧憬与向往���� ��。

“可刚认识时�����,他真的不是这样�����。”时间退回到2018年10月下旬�����,那是顺子第一次经朋友介绍认识王斌:“178cm的身高�����,带着黑框眼镜�����、举止儒雅�����,说话声音温柔细腻�����。”�����。

很快���� ,两人无话不聊:“我说什么他都能往下接���、行为举止非常温柔����。”2019年1月���� ,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从以往案例来看����,具有家暴倾向的人����,在交往初期往往都会营造近乎完美的人设����。”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研究员�����、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丁娟解释����,具有家暴倾向的人����,往往会刻意表现温柔体贴的一面����,并极力隐瞒自己的情绪:“我们正常人该发火就发火����,但他们就会极度隐忍����,给人脾气很好的感觉����。”����。

相比于顺子对王斌的信任与信赖�������,于乐对丈夫李明的爱�������,则建立在仰慕之上���。

“他比我大八岁�����,更是带我入行的师傅���。”今年28岁的于乐在成都干了两年的财务工作���。2016年入行时�����,李明就是于乐的领导和老师���。

“很会照顾人����,事无巨细地给我讲工作该怎么做��� ��。”在于乐的印象里����,李明总是无微不至��� ��。但更让于乐着迷的����,是他在事业上表现出的专业:“部门里他说一不二����,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 ��。

带着对李明的仰慕�����,2017年末�����,两人走进了婚姻殿堂����。

然而��,无论是顺子还是于乐��,她们都没能意识到��,这段情感故事的开始��,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雨般的结局�����。

点击进入下一页

顺子接受针灸治疗的病例单 受访者供图��。

裸照�����、耳光�����、晕厥������。

验伤报告里的爱情�������。

暴力出现在亲密关系中 ���,它披着爱的外衣 ���,却露出凶狠的獠牙 ���,将爱情或婚姻推入悬崖������。

据全国妇联的相关调查表明� ����,中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暴的女性高达30%� ����,其中施暴者九成是男性�����。同时� ����,中国每年有15.7万名女性自杀� ����,其中60%系家庭暴力所致;家暴致死� ����,占妇女他杀原因的40%以上�����。

顺子和于乐就是其中一员��。

结婚两年至今����,那个曾让于乐倍感关怀和仰慕的丈夫消失在记忆中����,留下的只有家暴记忆:“他加班晚了�����、我菜炒咸了都能成为他打我的理由�������。”�������。

最让于乐心寒的 ���,是今年1月初 ���,刚生完女儿出月子的于乐 ���,因孩子半夜啼哭 ���,又招来李明一顿殴打:“我正要抱孩子 ���,他一把扯住我的头发就是两耳光 ���,接着又是长达20多分钟的暴打 ���,嘴里骂着我不会带孩子����。”����。

而这样没来由的家暴����,于乐已不记得发生过多少次�����。

点击进入下一页

遭遇家暴后����,顺子做针灸照 手臂可见淤青 受访者供图�����。

遭遇相同不幸的����,还有顺子���。2019年2月中旬����,顺子从老家哈尔滨过完春节返回广州的出租屋中���。推门而来的����,就是王斌的声嘶力竭���。

“为什么回家就不及时回微信�����?为什么每天你都要出去玩�����?”还没等顺子反应过来���,王斌已扯住顺子的头发���,接着是两记耳光���,连续几脚踢在顺子的肚子和小腿上…����。

噩梦还没有结束������。王斌继续拖拽着顺子走进卧室���,一把将其推倒在床上并扒光了顺子身上所有的衣服���,强迫她拍下裸照和视频������。接着���,又是长时间的拳打脚踢������。

那是顺子第一次倒在王斌的拳脚下 �����。而导致王斌大打出手的����,是因其认为顺子回家过年后����,不能给予及时的陪伴 �����。

“他要我每隔半个小时就汇报一次行踪�������,一条消息不能超过20分钟不回�������,只要超时�������,就是上百个电话轰炸……”���。

王斌的控制欲让顺子崩溃���,甚至其头部已出现了斑秃:“他为了消磨我的精力���,每天晚上要求我必须从9点视频通话到第二天清晨4������、5点����。”����。

从今年2月到6月����,王斌几乎每周都会对顺子进行一次暴力侵害����,期间有7次是较为严重的殴打行为�����。顺子也曾因被连扇耳光导致耳膜破损����、眼底出血����、眉骨塌陷����、毛巾捂鼻后窒息晕厥����、小臂因被严重扭打致无法抬起……�����。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 图文无关 中新社记者 张勇�������。

反思�����、挣扎�����、抑郁��。

难上加难的分离����。

今年6月底����,顺子逃离了与王斌的恋爱关系�����。回望自己被暴力侵害的4个月����,她很后悔没有第一次受到伤害时保存证据并报警�����。

“其实人人都知道����� ,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 ,但真的身处其中����� ,你会因为怀疑自己������、害怕报复����� ,心存侥幸继续这段关系����。”顺子说����。

实际上������,据上述统计数据������,每年有近10万个家庭因家庭暴力解体������。但在遭遇家庭暴力时������,女性被家暴35次之后������,才会选择报警������。受害者报警仅9.5%������,没有报警的占到90.5%������。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范辰律师表示����,总体上����,家暴受害者不愿第一时间报警或寻求法律帮助����,一是因为有孩子����,担心影响孩子成长而选择忍耐;二是由于长期活在恐惧之中����,对施暴者感到恐惧担心报复;三是缺乏法律意识����,认为家丑不可外扬����。

顺子回忆起每次王斌动粗后����,都会跪在自己面前告诉她:“因为太爱你����,我才在意你的一举一动����,你要是早10分钟回我信息����,不就没事了么�� ?”现实里����,顺子的确反思过自己:“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 ?如果我更热情点����,他会不会就不打了�� ?”�����。

中新网记者在与四名家暴受害者对话时发现���,四名受害者均表示���,在施暴者道歉并忏悔后���,受害者都在不同程度上反思是自己的行为存在过错�� � �。

对此��,丁娟解释��,这是家暴受害者常见的“受害者人指责”心理�����。丁娟补充��,在此心理之下��,受害者往往将施暴者的行为合理化��,认为是自己表现不好所以被家暴�����。但实际上��,丁娟提出:“无论你怎么做��,家暴都不会停下来�����。”�����。

而在于乐心里�� ��,孩子则是自己忍受家暴的最大原因:“忍忍吧�� ��,孩子那么小�� ��,不能没有爸爸�� ��。”�� ��。

“威胁����,足以让你三缄其口������。”顺子回忆����,此前提出分手����,王斌威胁她:“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的裸照和视频全发出去������。”而于乐在提出离婚后����,也收到同样的回答:“敢离婚����,你女儿����,你爸妈����,我们一起死������。”������。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青海省某市级反家暴庇护中心���� ��。图文无关 张海雯 摄���� ��。

暴力面前 请勇敢说不��。

数次家暴面前����,顺子和于乐不是没有想过反击� ���� 。

“报警有用吗�������?他被拘留一段时间就会出来�����,报复我怎么办�������?”对此�����,范辰律师表示:“无论如何�����,都要立刻报警�����,自力救济失效时�����,要立即寻求公权力救济� ��。”� ��。

范辰解释 ��,有人质疑报警的有用性 ��,是因为不了解警方办案时 ��,会根据家暴行为的程度不同������、情况不同 ��,会有不同的处理结果 ��,误认为警方会轻纵施暴者������。

同时���,自2016年3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下称“反家暴法”)在中国也已全面施行������。其中第15条也明确规定: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

除报警之外� �,《反家暴法》还提出� �,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 ����、近亲属可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 ����、居民委员会� ����、村民委员会� ����、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 ����、反映或者求助� ��。单位� ����、个人发现正在发生的家庭暴力行为� �,有权及时劝阻� ��。

被释放后 ����,如若再次面临人身威胁 ����,范辰提出:“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反家暴法》中明确����,有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的情形����,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措施包括: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以及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此外�����,要诉诸法律维权�����,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刘昌松律师也提醒�����,受害者首先要有证据意识�����,遭受暴力后及时就医�����,并将就诊的各种材料保存好��。若夫妻感情已经破裂时�����,可向人民法院起诉离婚�����,解除婚姻��。

今年6月������,顺子出租屋里传出的家暴声惊动了房东������,在房东帮忙报警后������,顺子和王斌被带回到派出所������。这一次������,顺子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

至此������,王斌在几次接近顺子未遂后������,终于彻底离开了顺子的生活��。而于乐������,也正筹备着起诉离婚��。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