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中心儿童遭虐打喝马桶水?家长:孩子身上有尿味

中信2注册 2019年12月09日 13:32:38 阅读:16 评论:0

(原标题:北京听障康复中心虐童事件调查)������。

偷喝马桶水箱里的水������、捡食地上沾满污垢的饭粒������、被人骑在身上殴打……这些遭遇发生在一群三四岁的残疾儿童身上����。施虐者是康复中心的老师����。

“只是活着 ���。”11月27日晚间�����,有大V在微博爆料�����,北京明声听力康复中心“是暗无天日的地狱”�����,环境脏乱差�����,老师长期虐待残疾儿童 ���。

身在外地的家长们����,接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大多是不相信��� 。“这可是北京的康复中心����,怎么可能�����?”“是不是孩子不小心摔倒受的伤�����?”��� 。

但很快�������,密集曝光的虐童证据�������,让家长们的情绪迅速切换到心痛和愤怒����� 。

残疾人�����、儿童�����、虐待����,这三个词语任意组合����,都足以引起舆论关注�����。很快����,不断有媒体电话打到该听力康复中心�����。一开始����,该机构负责人回应媒体称����,网络上的视频和图片确是在康复中心内拍摄����,但为“离职员工恶意发布����,部分视频断章取义����,不存在虐待残障儿童”�����。

11月28日下午���,明声听力康复中心所属的延庆区通过官方政务微博账号发布通报称���,对于网传延庆某康复中心儿童被打情况���,已成立由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有两位犯罪嫌疑人已被延庆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猫腻������。

北京市中心向西北方向90公里是延庆区的后吕庄村 �����。最近�����,这个郊区的偏僻村落�����,因为一家听障康复中心虐童的嫌疑而“声名大噪” �����。

涉事的北京明声听力康复中心就建在后吕庄村村委会的隔壁������,一幢淡黄色的二层楼房矗立在路边������,门前是一片约300平米的运动健身场地����。

过去的几个月里����,李明多次受友之托����,到这里看望一个来自陕西汉中�������、名叫森森的孩子�����。

与这里的其它孩子不同���,森森不仅存在听力障碍����。4个月大时���,先天失明的他在北京接受了眼角膜移植手术���,因此得见光明����。祸不单行���,再长大一些的时候���,家人发现森森对外界声音基本没反应����。

2019年7月1日����,在2岁生日当天����,他被妈妈托付给了明声听力康复中心的园长张力�����。此后的几个月里����,他再没有见过父母�����。

李明是森森父亲在北京当兵时的战友�������。他理解老战友的无奈����,毕竟老家没有好的康复机构����,父母自然认为孩子来北京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因此����,并不宽裕的森森父母����,愿意花每个月4800——相当于夫妻俩一个月的收入����,并且忍受骨肉分离����,把孩子送到北京治疗�������。

李明是最早发觉这家康复中心不对劲的人之一����。因为�����,每当他带着零食去延庆看望森森时�����,总是被工作人员以各种理由阻止进入康复中心����。

李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只能在主体建筑外类似传达室的地方与孩子见面����,“大概一个四五平米的门厅里����。”有一次����,他发现森森耳后都是污渍����,看上去像多日未洗澡����。给孩子一块面包����,孩子狼吞虎咽����,像是饿了许久����。李明问机构老师����,森森的日常表现如何����,老师却说不出孩子的具体情况����,只是含糊地表示����,一切都好����。

有一回�������,李明称想上厕所都遭到了阻拦�������,他借口内急就往里走��� 。“厕所味道非常刺鼻�������,老师解释说孩子有专用厕所��� 。”李明愈发怀疑这个所谓的“康复中心”有猫腻��� 。

接到老战友反馈����,森森爸爸半信半疑������。在他的印象中����,园长张力尽职尽责����,他想再观察看看治疗效果������。

诓骗���。

大多数家长和森森父亲的想法一样�����。事发后������,在由受害儿童家长组成的微信群聊中������,心碎的父母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拼凑出陷入该康复中心“骗局”的始末�����。

这些家长均不是北京本地人����,大多来自四五线城市的县城����、乡镇������。有的在工厂打工����,有的做点小生意����,收入水平普遍不高������。

偏偏���,他们的孩子有听力障碍�� ��。一方面���,老家没有专门的听障儿童康复机构���,另一方面���,囿于信息差与知识水平���,家长们难以辨识外地此类机构的资质�� ��。

“听障群里的一个家长说明声的康复效果好����,他们家就是在那儿康复的���。”森森爸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是被家长推荐来的����,但出事后这名介绍人的微信账号已注销����,他怀疑康复中心有“托”���。

还有一个来自河南的家长娟娟则是被该康复中心“园长”张力发布的康复视频打动����,就在今年二月将孩子送去了明声����,当时张力承诺����,孩子学习一个月便能开口说话����、分辨五官�����。

事发后����,家长们也各自检讨自己的一时轻信����。但实际上����,当机构的“托儿”混入焦虑的听障儿童家长群����,伪装成“成功康复孩子的家长”����,或者是“专业从事听障儿童康复的善良女教师”����,外地的家长很难不动心����。

还有许多家长给中国新闻周刊提供了与该康复中心“园长”张力的微信对话������。在与家长的聊天中����,张力俨然一位“爱心妈妈”������。

“你们能信任我们把孩子交给我们�����,我们也一定会交给你们一个优秀的宝贝������。”“孩子受了那么多罪依然这么顽强努力乐观�����,我们必须要让他有一个全新的未来������。”“放心吧�����,老师每天都会关注孩子各方面情况������。”沟通中�����,张力再三承诺会尽心照顾每一位孩子������。

张力还在微信签名中写到:“一辈子服务于儿童康复行业��� ���,只愿孩子们早日康复回归主流社会�����。”�����。

但一切或许只是假象��。

工商信息显示�����,张力口中开办九年的康复中心去年才在延庆登记 �����。延庆政府在通报中称�����,涉事康复中心并无从事残障儿童看护���、康复等经营的资质 �����。

“地狱里的童年”���� 。

10月底������,森森妈妈接森森复查眼睛������。在康复中心接待室见到儿子的时候������,森森发着烧������,“黑乎乎”的额头有一个鼓包������,身上散发着尿味������。

此后������,森森还表现出了超越成人的饭量������,如果手里没有抓着吃的东西������,他会变得暴躁���。而听力复查结果显示������,森森的听力有明显下降���。

其它孩子的情况与森森总体接近� ���。10月底������,家长陈梦去看望孩子的时候������,“孩子脸脏得几个月没洗”“额头一个青斑”“鼻涕把嘴边都糊住了”������,她当即便做出了把孩子接走的决定� ���。

娟娟则抽身的更早������,今年5月知道孩子感冒半月未愈的消息后她便接走了孩子����。当时������,儿子的头发上全是灰������,回去的路上咳嗽呕吐无法站立����。

森森妈妈还记得�����,送走孩子的那天�����,她是哭着回家的����。想孩子的时候�����,夫妻二人会请求园长张力拍摄森森学习玩耍的小视频����。很多短视频中�����,森森骑着儿童车�����,身边有两位年轻老师总是温柔地上前去拥抱他����。

现在想来�����,这些场景�����,可能是康复中心的人“演”出来的�����。

11月27日晚9点40左右 ������,名为“忧伤的少校”的网友发布了一段微博视频���。视频中 ������,一位短发女子用笤帚戳打一名男童 ������,并将他按在床上���。房间里哭声震天 ������,但坐在对面的另一位成年女子低头玩着手机 ������,似乎已习以为常���。

当晚10点半左右����,“互联网资讯博主”乔凯文也在微博爆料����,北京某听力康复中心虐童���。“一个老师提着孩子踹他屁股……一个孩子被扇脸����,扇出鼻血���。”教师无资质无健康证����,康复环境肮脏����,并上传了图片证据���。

照片显示����,垃圾����、粪便在康复中心内随处可见����,体型肥胖的女老师骑坐在一名男童身上����,男童面部贴地表情痛苦……������。

至此������,北京明声听力康复中心的“内幕”被层层揭开������,萦绕在一众家长心头的疑惑也有了答案 ����。

河南安阳的林静第一时间赶往北京����,她3岁的女儿已在爆料所称的康复中心接受了近10个月的“治疗”��。

11月28日下午1点�����,在弥漫着异味的康复中心�����,她见到了30多位身着单衣的儿童�����。当天�����,当地最高温仅有2℃�����。

女儿低着头不敢看林静�����。回家后���,她在女儿的下巴����、背部����、腰间等处发现了淤青�����。以往活泼的女儿患上了“陌生人恐惧症”���,常被噩梦萦绕���,彻夜难眠�����。

林静确信�����,爆料中描述的是事实�����,但先天存在听说障碍的女儿无法诉说自己经历了什么����。

山东聊城的孟琳看到孩子被老师骑在身上的照片����,“心痛得要死”����。事后����,她曾想带儿子去医院检查����,但情绪崩溃的儿子“进医院就闹”……����。

调查������。

家长们的愤怒如火山般爆发������。11月28日上午8点 ����,张力对陈梦解释 ����,爆料系被开除的老师恶意诽谤 ����,康复中心中心已报警处理������。“家长都帮我们澄清一下������。”������。

康复中心的另一位负责人巴恩州����,也第一时间接受媒体采访����,表示爆料是“断章取义”����,并邀请媒体和社会各界监督� ���。

但二人很快被“打脸”����。28日下午5点左右������,延庆区政府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张某�����、李某某已被延庆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目前� �,张力的手机号显示停机� �,另一负责人巴恩州和招生老师王凤的手机则处于关机状态�����。

延庆政府成立的联合调查组进驻康复中心后���,家长们被安排在附近的宾馆住宿������。11月30日���,家长们陆续收到了1000元的慰问金并被要求回家等消息������。

目前����,调查结果仍未公布����。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昊宸认为����,如果该康复中心虐童事实成立����,该机构相关人员可能构成多项罪名����。

“本案中因为虐待行为基本不存在隐秘性����,比如饿肚子� �����、尿味都是很容易发现的����,所以很可能是单位犯罪����,是共谋的结果����,对于单位和具体的责任人员都应当以虐待被看护人罪科以刑罚——单位罚金����,具体责任人员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且故意伤害罪刑罚更重的情况下����,应以故意伤害罪处罚����。”����。

此次疑似虐童事件被曝光之后�����,还有一个更迫切的问题被提出:全国还有多少像北京明声听力康复中心这样资质欠缺������、管理不善的机构�����,还有多少在这类特殊场所却不被善待的孩子���� ?对于涉及残疾儿童������、残障人士的康复机构�����,监管部门又应承担什么责任���� ?������。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诉讼法所所长�����、教授彭海青认为������,不能否认大多数康复中心的设置对于儿童本人康复�����、减轻家庭与社会负担都具有积极意义������,但若存在监管不利则会产生消极影响������,甚至违法犯罪�����。

“建议从以下方面进行监管:一是政府对其设立资质严格把关����,并进行年审;二是加强社会监督����,建立社会巡视制度����,可由民政局和妇联牵头����,邀请家长��、医生��、教师��、律师��、司法人员等不定期参观这类中心����,与康复中心的儿童进行单独交流;三是媒体监督;四是加强科技监督����,在中心内容设置摄像头��、监控器等����。”彭海青教授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本文中家长姓名皆为化名)����。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