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片硬杠商业片 王家卫电影票房惨淡首日仅139万

中信2登录 2019年04月28日 08:24:48 阅读:232 评论:0

原标题:王家卫电影票房惨淡� � �,首日仅139万�����。

  《复仇者联盟4》已成全民社交话题�� ,排片占比83%以上�� ,不少电影纷纷躲档�� ,只有王家卫监制�� �、万玛才旦导演的文艺片《撞死了一只羊》昨天毫不畏惧地上映了����。该片走过几乎所有的国际电影节�� ,获奖无数����。它很特别�� ,因为有王家卫式的虚幻交替�� ,因为神秘的藏族故事�� ,而电影内核关乎到慈悲�� �、轮回�� �、杀生�� �、赎罪等�� ,对都市人来说新鲜又陌生����。片长86分钟�� ,虚实交替�� ,三种色彩暗示三个不同时空�� ,记者也费了一些时间来消化剧情����。

  文艺片硬杠商业片�� �。

  票房惨淡������,首日仅139万 �����。

  应该说����,《复联4》是近些年的超级大爆款����,其火热程度已使它跳脱开电影本身����,而成为了最近的社交话题����,而且注定将继续引爆整个五一假期������。到昨天����,上映三天票房就破了14亿������。

  此前不少电影一看到《复联4》定档后就选择了改档����。而《撞死了一只羊》很硬气地选择如期上映����。在上映前����,王家卫还信心满满地表示:“这个时代我们需要英雄����,也需要信仰����,没有信仰的英雄只是一堆机器人����。”然而上映后还是被《复联4》无情碾压����,排片惨淡����,首日票房仅139万����。

  新奇的化学反应������。

  两个金巴是镜像关系�����。

  票房之外������,王家卫与万玛才旦确实撞出了令人新奇的化学反应����。《撞死了一只羊》的剧本很新奇������,万玛才旦在一部电影里糅进了两个短篇小说������,即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和万玛才旦自己的短篇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主要角色就是一个司机和一个杀手����。

  故事很简单�� �。司机金巴在无人区不小心撞死了一只羊�� ����,他带上了羊的尸体�� ����,要找寺庙帮它超度�� �。路上遇到杀手金巴�� ����,偶遇的两人竟然同名�� ����,已经很荒诞了�� �。杀手金巴要前往一个小镇�� ����,找杀父仇人报仇�� �。两人经过一段路程后分道扬镳�� �。司机金巴到寺庙找僧侣帮羊超度后�� ����,一直挂念杀手金巴�� ����,于是开车去了那个小镇�� ����,在小镇酒馆�� ����,听老板娘讲杀手金巴前一天在店里的情况�� ����,也打听到了杀手金巴杀父仇人的住址……�� �。

  其实看完就会发现�����,两个金巴是镜像关系――都是由活佛赐予的名字;都抽骆驼牌香烟;在小镇酒馆也坐同样位置�����,甚至同时出现在车里时�����,两人都只有一半身影出镜�����,凑起来就是一个人����。

  但剧情又给了他们鲜明的对峙关系――给司机金巴的光影总是明亮的�����,而杀手金巴则是朦胧的黑白影像�����,梦幻得不像真的����。杀手金巴和司机金巴也仿佛颠倒了角色�����,司机金巴外形粗犷甚至有点凶�����,但他内心柔软�����,撞死了羊都想着帮它超度����。而杀手金巴外形清秀柔弱�����,内心却有仇恨和狠劲����。当然了�����,最后的梦境里两人又互换了这个特质����。

  4:3的画幅������。

  带来王家卫式虚实梦境感��� �。

  综合来看����,《撞死了一只羊》的镜头有时很实����,有时偏虚�����。譬如电影前半部分就比较实����,两位金巴开车在路上的戏码����,是比较典型的公路片����,两人在车上聊各自的故事�����。而后面无论是酒馆老板娘讲述杀手金巴故事的场面����,还是最后司机金巴梦境的场面����,都给观众带来了那种烟雾缭绕的观感�����。

  酒馆里两个金巴坐在同一个座位��� ���,司机金巴的戏是写实的��� ���,而老板娘回忆杀手金巴的戏是虚的��� ���,黑白色甚至有些虚化得看不清�����。虚实切换也带来了烟雾缭绕的感觉��� ���,两个金巴都在出神和思考��� ���,同时与俏丽的老板娘展开一段王家卫式的对话�����。这种梦境的意味让电影彻底从写实进入写意的维度�����。重要的已经不是故事��� ���,而是影像赋予人物的质感��� ���,以及人物把观众带入的一种迷离状态�����。

  有观众表示����,这一段戏里����,王家卫式标签特别明显����,那种看似随意����,实则精确的影像����,以及充满情绪与张力的你来我往����,都给人留下了更多遐想的空间����。包括片尾����,司机金巴在梦境中替杀手金巴杀死了仇人����,也是王家卫电影的风格����。

  记者发现������,这种虚实交替跟4:3的非常规画幅也有关� ���。据悉������,导演看中了这种画幅流露出的复古感觉������,4:3的画幅也帮导演实现了对于时代的虚化处理������,“这片子虽然是在玉树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发生在一个更广阔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没有什么局限� ���。”� ���。

  另外�����,记者想做一个小提醒�����,仔细看�����,你会发现该片其实有三种色彩�����,刚好提示影片涉及到三个时空�����,即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其中�����,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更加夸张艳丽������。并且回忆部分和最后的梦境都用了一个叫Lensbaby的特殊镜头�����,制造出梦幻����、虚幻的感觉������。

  赎罪与慈悲����。

  是理解这部电影的密码���。

  都市人初看《撞死了一只羊》 �,可能会有一些困惑和不解������。应该说 �,杀生����、赎罪����、慈悲等 �,是理解这部电影的密码������。

  “金巴”这个词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施舍”这个行为又建立在慈悲的基础上�����,所以两位名字的寓意决定了二者的动机������。

  司机金巴撞死了一只羊����,他需要救赎�������。因为在藏人的理念里����,任何形式的杀生都是一种严重的罪孽����,是生活里应该规避的忌讳�������。所以司机金巴在无人区撞死了一只羊也要大费周章把羊带到寺庙求僧人为之超度����,还给予了最高规格的天葬�������。因为他视这只羊为生命����,深知杀生的罪孽����,所以他才想要阻止杀手金巴�������。

  同时�����,在藏族传统里�����,杀父之仇必须报�����,杀手金巴才有了多年的执念�����。见到仇人后他放弃了�����,是因为见到了仇人年幼的孩子�����,如果此时报仇�����,仇人的孩子日后也必定再找他报仇�����,这就成了一个无限循环的轮回�����。所以杀手金巴慈悲之下�����,未报仇就离开了�����。后来司机金巴在梦境中穿着杀手的衣服杀死了仇人�����,相当于报了仇�����。

  歌曲《我的太阳》����。

  藏语����、意大利语版都带来荒诞感�����。

  看过《撞死了一只羊》后�����,《我的太阳》这首歌一直在记者脑子里转�����,它在片中出现了好几次�����,有藏语版�����、有意大利语版�����,其实它也是该片的“彩蛋密码之一”������。

  开场时�����,司机金巴穿着皮夹克戴着墨镜�����,开着卡车�����,车载音响里播放着《我的太阳》������。据悉�����,很早之前�����,导演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偶然听到一首藏语版《我的太阳》�����,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藏语版�����,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

  万玛才旦说���,藏族有个习俗���,如果长途旅行���,要么带一匹马���,因为马可以缩短旅程;要么带一个伴侣���,如果是个会讲故事的伴侣更好������。在《撞死了一只羊》中���,司机金巴独自开车上路很寂寞���,就想到了《我的太阳》这首歌以及那种荒诞感������。

  《我的太阳》就此也成了这部电影的“彩蛋密码”――司机金巴的车内挂着一面是女儿一面是上师的照片����,当藏语版《我的太阳》歌声响起时����,司机金巴对杀手金巴说:“女儿对我来说就像我的太阳一样����,这也是我喜欢听这首歌的原因”������。片尾司机金巴进入梦境����,穿上杀手的衣服����,这时背景音乐是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

  万玛才旦的解释是����,在梦里人们可能会讲平时不会讲的语言����,看到比平时更夸张的色彩����,能听懂平时不能听懂的语言����,所以意大利语版《我的太阳》除了增加故事的荒诞性����,其实也在告诉观众����,这段反常规的地方是梦境啊���。

  一个花絮����。

  主角戴墨镜是致敬王家卫吗������?���。

  是重要道具����,体现人物心理变化�� �。

  众所周知�������,该片监制王家卫被影迷称为“墨镜王”�������,影片中司机金巴全程都戴着墨镜�������,影迷以为这是万玛才旦特地在电影中向王家卫导演致敬����。

  不过万玛才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态“并不是”�����。他解释说�����,墨镜是片中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他另一部电影《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这个道具也体现了人物命运的变化�����。

  这次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一出场就一直戴着墨镜������,片中甚至也有角色问过他为什么总戴墨镜�����。在片尾������,他在梦中帮杀手完成报仇后������,他内心的包袱才放下������,因此在回程中������,他第一次摘下了墨镜������,并露出了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导演也顺水推舟地表示������,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家卫的一次致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