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邱"最高级别封锁" 引民意反弹 文在寅出面解释

中信2娱乐 2020年02月26日 21:43:48 阅读:35 评论:0

(原标题:全球战疫|大邱“最高级别封锁”引民意反弹,文在寅出面解释)。

核心提示 01 韩国总统文在寅25日出面解释,安抚民众的情绪。他指出,政府对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采取的“最大程度封锁”,并不是要对该地区彻底封闭,而是要最大限度阻断疫情扩散,不会一刀切“封市封道”禁止出入。 02 确诊患者仍主要集中在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其中大邱市710例、庆尚北道317例。目前大邱占全国总病例近60%。韩国防疫部门直言,如果“大邱失守,则全国难保” 。

韩国疫情比较严重,处于风暴中心的大邱市近日成为韩国社会的关注焦点。

据韩联社报道,2月24日,韩国执政党发言人表示,政府将对灾情严重的韩国第四大城市大邱及其邻近的庆尚北道实施“超强防控措施”和“最高级别的封锁”。这一言论随即引发大邱民意反弹和在野党的质疑,韩国执政的共同民主党不得不马上澄清。

共同民主党发言人洪翼杓表示,所谓的“超强防控措施”并不代表“全面封城”,虽然会有一定程度的出入限制,但不会完全实施交通封锁。

韩国总统文在寅25日出面解释,安抚民众的情绪。他指出,政府对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采取的“最大程度封锁”,并不是要对该地区彻底封闭,而是要最大限度阻断疫情扩散,不会一刀切“封市封道”禁止出入。

26日,韩国新增病例再创新高,单日增幅达284例,累计1261例。确诊患者仍主要集中在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其中大邱市710例、庆尚北道317例。目前大邱占全国总病例近60%。韩国防疫部门直言,如果“大邱失守,则全国难保” 。

对于韩国政府来说,疫情升级,防控压力极大。在努力遏制病毒的快速传播之际,也面临着法律和民意的掣肘。

首尔国立大学医学教授、韩国政府专家小组成员崔恩华(音译,Choi Eun-hwa)24日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就表示:“对大邱市民实行出行限制可能有助于遏制病毒,但这不可能实施,会引发巨大的反弹。”。

韩国华人律师张智华告诉澎湃新闻,韩国实施“全面封城”措施的可能性很低。“翻遍韩国现有的法律,也找不到一条允许韩国政府采取封城措施的法律条款。除非宣布戒严,但是那样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动荡,代价太高。”他说。

多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韩国人士也向澎湃新闻指出,对大邱实施“封城”实际上非常难实行。“即使实施了类似的措施也不可能完全封闭。从地理面积上来说,韩国的城市和地区之间的连接非常紧密,不可能完全地切断。”一位在首尔居住的韩国人说。

除了法律上的限制,文在寅政府面临更大的压力还来自民意。

上周末,济州道知事元喜龙由于提议减少飞往大邱的航班,而被迫向大邱市民公开道歉。“我很抱歉伤害了正面临最严重困难的大邱市民的感情。”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

目前,韩国政府并没有强行控制大邱的人员的进出流动,在大邱市内,生活节奏虽然明显放缓,但并没有停滞。

在大邱市留学的中国学生李杨告诉澎湃新闻,虽然人们减少了外出,但是快递员仍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大邱最大的市场西门市场经过一天的消毒后于24日重新开放,虽然数百家商店中大多数仍然关闭,但有些店还是在开门营业。

与民意息息相关的,是4月15日韩国即将迎来的国会议员选举。眼下韩国国内政坛的在野党力量刚刚经过选前的重新洗牌,几大主要在野党经过重组后对于文在寅所处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虎视眈眈。为了获得中间选民的选择,几大政党必将展开激烈竞争。在距离国会大选仅剩不到两个月的情况下,选民的支持率将是文在寅是否能获胜的关键。

如果大邱疫情防控失守,文在寅政府面临的可能是疫情失控和随之而来的巨大经济损失。2019年,韩国GDP增长率只有2%,本已举步维艰。如果今年进一步下滑,国内就业势必将遇到更大问题。

在这样一种“两难”的处境之下,疫情仍在不断地升级。26日,韩国卫生部门进一步扩大检测范围,开始对全国约21万名新天地教会的信徒进行测试。由于该教会各地信徒流动性大,预计未来几天新病例的数量还会增加。韩国医学专家敦促政府应当尽快将防疫策略从“遏制”转向“缓解”,将重点放在改善医院床位供应上,为韩国防疫战更艰难时刻的到来尽早做准备。

韩国卫生部门26日通报,截至当地时间下午16时,韩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上升至1261例,而在过去一天新增284例,创下韩国单日新增病例最高数字。此外,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达12人,累计治愈出院人数为24人。 当地时间26日9时至16时,韩国新增11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261例,累计死亡12人。与前一天下午4时相比,一天内增加病例284例。韩联社报道称,韩国将于明日起每天通过药店等公共销售点面向公众供应350万只口罩,并向疫情严重的大邱地区和防疫一线特供口罩。

延伸阅读。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