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想退婚被相亲对象杀害肢解 男方为结婚花40万

中信2注册 2019年04月21日 08:27:53 阅读:202 评论:0

(原标题:鹰潭少女的血色相亲 | 深度报道)。

叶叶生前的留影 #writer摄

短短22天,叶叶和许俊从不相识变成了名义上的夫妻。

4月12日,在叶家二楼,许俊用菜刀将叶叶残忍杀害,随后投案自首。案发前,他曾对朋友说,“就是还了账(彩礼),我也要把她杀掉”。

为了结婚,许家向亲戚借钱,向银行贷款,前后花费40多万。而在订婚之后,察觉到“不对劲”的叶叶,坚持退还彩礼,解除婚约。

血案,在毫无征兆中突然发生。

血案发生在二楼叶叶的房间内 #writer摄

被染红的白色上衣。

4月12日下午4点多,许母接到电话,电话另一头,儿子许俊语气急切:“我把叶叶给杀了……”。

随后许俊打电话自首,其间开车回家,妹妹看到他眼里有泪。

此时,叶家还不知道女儿被杀的消息。

许俊自首后,村主任得到消息,匆匆赶去叶家,看到叶母正在扫地。他试探性地问,叶叶在哪儿?叶母说,楼上。

二人随后上楼,发现了地上的大量血迹。叶叶的手机还播放着音乐,声音很大。叶母掀开被子,女儿躺在血泊中,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裤都被染红。据叶家大哥称,房间里有打斗的痕迹,凶器是叶家厨房里的一把菜刀。

下午5点,邻居李霞正准备换鞋干活,突然听到叶母的哭声,撕心裂肺。她跑去叶家,进门看到惨状,扶住墙才能站住。

在外地打工的叶父得知消息之后,匆匆赶回鹰潭。见到女儿时,叶叶的头部留着几十处刀痕,头皮脱落,脖子、手臂上同样有多处刀伤。

4月13日,贵溪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鸿塘镇界牌村叶家组发生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许某因纠纷将叶某杀害,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还了账,也要把她杀掉”。

叶叶是许俊的未婚妻,正月初五,两个人通过相亲认识,正月二十六日正式定亲。之后,“总觉得不对劲”的叶叶提出想退婚。事发前一天,许俊住在叶叶家中,双方商量如何退还彩礼花费。

侄女美琳听到了许俊和叶叶的对话。许俊对叶叶说:“你有那么多钱还我吗?”叶叶回答:“你放心,我会还给你的,我出去打工还你。”。

“那你一天还不起,你一天就是我老婆。”许俊说。

晚上睡觉时,叶叶让侄女美琳睡在自己和许俊的中间,许俊不同意。叶叶和侄女商量一起睡到房子一楼西边的小竹床上去,一人睡一头。许俊见了,说了一句:“你真有办法。”随后用力敲打叶叶的背,叶叶反手挠许俊的手,她的指甲很长,许俊的手流出血来。

西边房间的保险锁不好,临睡前,叶叶和侄女拿铁棒栓住房门,再用铁楸撑在门后,防止许俊进来。

当天,许俊在叶家吃了早饭和午饭。每次妹夫来,叶家大哥都会赶回家多做两个菜。许俊午饭吃了两碗,饭后给哥哥们发烟。

下午,叶家大哥和朋友去钓鱼,许俊说,我开车送你。叶家大哥说不用。之后,许俊向大哥打听二哥和叶母的去向,得知他们两人去了鸿塘看病。3点,叶家大哥离开,家里只剩下许俊和叶叶两人。

3点多,二哥收到叶叶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家中没水了,她让二哥带一桶矿泉水回来。

下午5点多,二哥和母亲看病回来。叶母喊了叶叶几声,没有回应。叶母以为女儿在二楼睡着了,这时许俊从楼上探出头来,说“叶叶不在这里”。

随后,许俊下楼离开叶家,迎面碰上扛着矿泉水的二哥。二哥事后回忆,平日里,许俊见面总会打招呼,这次没有,他离开时两只手拍了拍身上,神情淡定。

叶家推测,在下午三点至四点多之间,家里只有许俊、叶叶两人,许俊在二楼将叶叶杀害。叶家二哥注意到,许俊离开时穿的衣服和早晨一样,身上并没有血迹。让叶家不解的是,许俊的仇恨何以至此,在杀人后,还残忍地肢解了尸体。

叶家多位邻居称,案发后,许俊的朋友曾出现在村子里,他们提到,之前许俊说过,“就是还了账,我也要把她杀掉,我花了那么多钱,没有做我的老婆,我要把她杀掉”。朋友们当时还以为这只是气话。

叶叶的聊天记录,称“总感觉不对劲……” #writer摄

借来的22.8万元彩礼。

2月16日,叶叶和许俊第一次约会。一周前,他们在相亲中认识。

当天下着小雨,叶叶叫来两位发小一起参与这场见面,帮忙考察一下这个男生。

叶叶和两位发小先到,等待期间,叶叶与一位发小互相涂口红,随后,三人在商场内抓娃娃。叶叶内向,大多数时候,发小在玩,她站在旁边安静地陪着。

“不喜欢说话”、“安静”、“性格内向”,是朋友、家人和邻居说起叶叶都会提及的词汇。自高二辍学之后,叶叶一直在义乌卖手机,赚了钱会贴补家用。每年过完年后,叶叶就会很早出去打工,发小们的聚会很少参加。

叶叶的父亲做钢筋工,一天有240元的收入,一年回来两三次。母亲常年生病。作为家里的小女儿,叶叶有两个哥哥,大哥离婚后独自抚养孩子,卖二手车。二哥还未结婚,在义乌做库存。

即使家庭条件不算很好,每次出去玩,叶叶还是会抢着付钱,“挺大方的一个人,不会很小气,一直觉得挺好说话。”发小洋洋说。

许俊到了之后,四人一起去吃火锅。点餐时,叶叶询问对面的许俊想吃什么,这是二人约会中仅有的交流。三个发小相互扯皮,没怎么理许俊。

在“年纪不小了”、“再晚好对象都被别人挑走了”的焦虑中,乡下年轻人的喜事从不拖泥带水。相亲、约会之后,如果双方家长没有反对意见,女孩和男孩三天到一周就要做出决定,是否进入订亲程序——见主家、吃订亲酒,以免耽误对方见下一个相亲对象。

即使认为自己还小、跟闺蜜说“总觉得不对劲”,但顶不住各方压力,叶叶没能打破这个节奏。

“没有那么喜欢,也没有很不喜欢,就这样处着吧”,叶叶和朋友在微信中聊道。

3月2日,叶叶和许俊举行订亲仪式,在许家小卖部的过道摆了四桌,许家包了一辆公交车接人过来。许俊的妹妹称,由于人多,公交车超载了。在订亲宴上,叶叶一如既往,没怎么说话。

过彩礼是乡村定亲酒的一大景观,要排场,不能输给别人。男方直接把给叶家的22.8万现金摆在桌子上。“不把钱给到,人家不吃饭的”,许俊的父亲说道。

改口费、感谢媒婆、给亲戚小孩红包,订亲当天,男方家给出去的现金有25万。

在鹰潭的乡村,男女订婚,吃了饭,意味着女方就是男方家的人了。许父认为,两个人一定是相互看中,不然不会来吃饭。

当晚,叶叶住在许家。按照鹰潭的风俗,订了婚,男女会同居。两三天后,许父发现儿子脖子上有伤,问起怎么回事。许俊称,叶叶不同意。许父劝儿子别着急,要体谅一下。在许家的十几天内,两人睡一张床,却未发生关系。

不骗,怎么能把你娶到?。

叶家和许家这场的订亲仪式,是至少5个媒婆努力的结果,每个媒婆都拿到了2000元的答谢礼。

叶家村叶婆的姐姐认识许家,找到叶婆说亲:“男方家在乡里,一个儿子,有很多房子,还有一个超市。”又因为邻居王英与叶家相熟,说得上话,将其拉入做媒,叶叶的大伯母和姑婆听闻,对许家很满意,几位媒婆竭力撮合。

“男方的条件,都是别的媒婆告诉我的,我只管转达。”对此,媒婆之一的王英说。

除此之外,许俊还曾对叶家说,自己有20多万存款。叶家两个哥哥不相信,叶母解释道,“别人不喝酒不抽烟省钱,加上会做事,也可能存这么多钱。”。

但据鸿塘村村民介绍,许俊家仅有的一幢房子已经20多年,从没有翻修过。

叶叶在许家住了几天后发现,媒婆和许俊所言并不属实,许俊买电脑的钱也需要向别人借。

“不骗你怎么能把你娶到呢?”许俊曾亲口对她说。

鸿塘村的村民对婚前的谎言已习以为常。很多夫妻订完亲之后,先需要打工几年还清债务,才会举行婚礼,带着孩子办婚礼的情况也有,只订亲不结婚的夫妻很多。但叶家大哥说,叶叶最讨厌别人说谎。

在许家住了十几天之后,叶叶搬回娘家。媒婆们上门劝,得到的叶叶的回答是,“本身合不来,那个男生也会打她”。

从叶叶住回娘家,到案发前的十几天,许俊生活的主题变成了“接媳妇回家”,在鸿塘镇到叶家村之间的4.6公里乡村公路上奔波往复。刚开始许俊骑电动车,后来媒婆说买了车就能接回去,他又零首付贷款13万买了一辆原价9万元的汽车。

“有时候一大早就来了,有时候一天跑好几趟”,路边的邻居说。

但叶叶再也没有回过许家。

许家在楼下开的超市 #writer摄

年年发生的彩礼纠纷案。

许家一两年前在自家楼下开了一间小卖部,100多平米的店面昏暗破旧,货架上的商品蒙着一层灰。

许父平时在外打零工,150块钱一天。他的手黝黑粗糙,布满老茧,掌纹被黑色填满,掌心磨破蜕皮,露出粉色的新生皮肤。

许俊是家中独子,初中辍学,在邻居眼中,本分、讲礼貌。平日里,和父亲在工地干活,做水泥钢筋。“一个年轻人,在太阳底下给人家干活,现在已很难得。”。

除了许俊,许家还有两个女儿、80多岁的爷爷。妻子身体不好,许父让她看店,等儿子结婚了,抱孙子。

许俊到了25岁还没结婚,许父有些着急。鸿塘乡下男多女少,很多人21-22岁就已定亲结婚。

为给儿子娶媳妇,许父费劲周折。他听媒婆说,家里房子不好,没人会嫁,于是花六七万元给屋子加盖了半层。

儿子订婚时,许家拿了22.8万彩礼给女方。叶家二哥称,彩礼的价格是媒婆定的,双方都同意。据许父说,订婚前前后后花费一共40多万,加上买车13万,将近60万。为了凑钱,他向亲戚借了一部分,还将自己的房子在银行作了抵押贷款。

叶家大哥称,彩礼收到22.8万,之后有见面礼、上门、打首饰的钱,一共收到30多万。与男方所提出的金额相差8万。叶家称,按照男方的算法,40多万包括从一开始接触到现在的所有花费,包括吃饭、买衣服、请媒人。但按照乡村习俗,“吃的用的是不算的。”。

叶叶的发小砺石称,高额的彩礼让许多人“因婚致贫”。普通家庭拿不出那么多钱,为结婚去贷款很常见。彩礼每年都在上涨,媒婆抬价,当地人爱面子,会抱着“我家女儿不能比你家差”的想法要求高彩礼。

谈起叶叶的彩礼,媒婆王英说:“22.8万算中等水平。彩礼要19.8万的有,要29.8万的有,要58.8万的也有。”。

多位村民表示,当地悔婚现象很多,因为双方接触时间太少,之后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当地关于彩礼纠纷的案件年年都有。

许俊和叶叶退婚、退彩礼的矛盾持续了10多天。许父称,儿子多次到叶家商量,叶母回答:“你抓我女儿回去,钱就给我们用掉了”。而叶家表示,所有的钱都存在叶叶的卡中,除了用掉的,其他的钱都可以慢慢还回去。

直到出事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还有希望,两家人试图劝叶叶回到男方家,彩礼的事情还在商量中。

而这一切,在4月12日突然终止在叶家二楼的一滩血泊中。

(文中许俊、叶叶、王英、美琳、李霞为化名)。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