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初二男生离奇溺亡 遗体被找到时已经有了味道

中信2注册 2019年04月22日 04:57:04 阅读:170 评论:0

(原标题:饰演多个角色的15岁男生离奇溺亡)。

4月17日,在上海卢浦大桥,一位年仅17岁的男孩因为在校与同学发生矛盾受到母亲批评负气跳桥身亡,紧随其后的妈妈因为没能劝阻和拽住儿子,坐地捶胸痛哭不已。

4月13日,“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刚过去不到20天,浙江台州仙居一名15岁初二男生离家失踪,4月17日,搜救人员在距离其所住小区步行十多分钟的橡皮坝人工湖底找到了孩子的遗体。他的离去,深深刺痛了妈妈的心。

17岁,15岁,多么稚嫩的年龄……近几年,青少年伤亡的惨痛事件,不论是人为造成的意外,还是自然灾害,都给孩子以及整个家庭带来了无法磨灭的痛苦回忆,安全事故已经成为14岁以下少年儿童的第一死因,强化安全意识,普及安全知识,提高避险能力,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所以我们想通过仙居15岁男孩离世的悲剧,再次呼吁大家重视孩子的安全教育,愿每位孩子都能在安全健康的环境中快乐成长。

痛心。

儿子的青春永远定格在15岁。

“凌晨5点40,清晨6点04,这个点上的闹钟将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消失……本来这个点是我给你做早饭的时间,这个点是叫你起床吃饭去学校的时间,在那边一定吃饱穿暖……你能感觉妈妈在叫你吗?儿子,叫老妈怎么办?”。

差不多15年来养成的生物钟,台州仙居的郑女士早已习惯成自然,所以到了这个点,她自然就醒了,但已经与儿子阴阳两隔。“在我身边生活了15年,说没就没了,人生没有如果和假设,只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每天就像放电影一样的画面,一幕一幕……”。

“儿子,你在那边有没有想老爸老妈?有什么还没有了的心愿,晚上托梦给老妈,陪老妈说说……情已断,孩子走了,愿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我只能在心里天天呼唤你了。”。

4月19日深夜,华商报记者采访仙居溺亡男孩的母亲郑女士时,劝她节哀顺变,注意早点休息,但她说“现在哪里睡得着啊……”。

4月20日上午9点半,郑女士来到仙居东区人工湖码头儿子的溺亡处,祭奠儿子的亡灵。儿子的头七,郑女士面对静静的湖面发呆,7天来她和丈夫的内心经历了惨痛的煎熬,他们永远地失去了爱子。

在多部影视剧中担任演员 #writer摄

“你看,我儿子多帅啊!”。

郑女士介绍,她和丈夫是初中同学,因为情投意合1999年结婚,她是当地一家电器经销店的收银员,丈夫以前做生意,现在是普通的打工者,家境一般。他们先生了女儿,2004年9月,儿子出生,“他叫泮(pàn)乖杭陶,这个名字是孩子的奶奶专门到取名馆取的,寓意是孩子聪明乖巧,以后会到杭州等大的城市发展。”。

“你看,我儿子多帅啊!”郑女士提供给华商报记者的多张照片上,泮乖杭陶乖巧可爱,给家里带来无穷的欢乐,他是在父母爱的滋养下渐渐长大的,但他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15岁。

郑女士说,儿子的确要比一般的孩子聪明伶俐,15岁身高有1.7米,品学兼优,学习成绩好,前不久举行的月考,儿子的语文、数学、科学都拿到了A。“说是学霸有点夸张,他的英语不好,其他科目都可以,他的理科好,男孩子不喜欢读读背背这些东西吧。他的体育成绩也不错,每次学校运动会都参加。”。

4月13日(周六)上午,儿子带着弹弓说想去附近玩一会儿,离家前还开心地和郑女士说再见。但一直到了午饭时间,儿子都没有回家。儿子平时不贪玩,更不会迷路,家人开始四处寻找,郑女士急得几近崩溃,寝食难安,一夜无眠。14日一大早,她求助公众寻人。通过小区监控画面,家人看到儿子最后的画面是在仙居的橡皮坝上。

郑女士懊悔和自责,如果当时她不让儿子出门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她说,小区附近有片小树林,儿子经常喜欢在这里玩,从小区步行只需要十多分钟就能到橡皮坝和人工湖码头。虽然离人工湖码头不远,但儿子不懂水性,并不会游泳。

否认儿子因捡弹弓溺亡。

郑女士说儿子懂事乖巧,留给她的点点滴滴都是好的印象好美好思念。“儿子知道家里没钱,很节俭,他被打捞上来时脚上穿的旅游鞋都磨出了破洞,可他舍不得扔,家里的几条裤子也是穿烂了舍不得买新的,他就是能穿就行,不太讲究。”。

针对失踪前疑似儿子因为弹弓落水、翻越栏杆弯腰去捡的监控画面,郑女士承认,儿子平常很喜欢玩弹弓,他爸爸以前玩过弹弓,所以家里有这个东西,但她否认儿子是因为捡拾弹弓而溺亡的说法。“也就是无聊在家玩玩弹弓,看自己打得多准。失踪那天,儿子口袋里还装着被他平时打得有点弯曲的一块硬币,他是个省吃俭用的人,知道家里没钱,出门也没有问我要零花钱。”。

“他还演过不少影视剧,都是群演。”郑女士的手机里存储了很多儿子的剧照,看上去都很上镜,现在这些都成为她永生的念想。郑女士表示,儿子是学校的文艺骨干,他曾说他将来想当科学家,长大后还想带着爸爸妈妈去环球旅行;他还想继续客串当演员,实现自己的影视梦,但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成为冰冷的记忆。

再也吃不上外公种的西瓜。

父母子女一场,有今生无来世。郑女士表示,儿子脾气好,平常见谁都是乐呵呵的,是个很有礼貌的人。虽然平日里总是她负责安排料理儿子的生活和学习,但儿子跟爸爸感情非常好。“儿子最喜欢吃西瓜和香蕉,也爱吃仙居甜饼,他外公今年特意种了很多西瓜准备给他吃,可惜再没有机会了……儿子失踪后,他外公连着找了几天几夜,小时候外公带过他,所以感情好得很,每次儿子见了外公都会叫外公来了……最后他外公得知噩耗时伤心地坐在地上大哭,我从来没有看到我老爸这么伤心。”郑女士称,思前想后,说多了都是泪。

质疑。

出事码头事后贴上警示语?。

“虽然是头七,但儿子至今还躺在殡仪馆,还没有入土,事故这一方没有人给我安慰和承认错误,政府部门现在也在找事故方,还没有确定责任。”郑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平时她也提醒过儿子不要去橡皮坝和人工湖码头去玩。她认为,建水坝和人工湖码头都是当地承揽房地产开发项目,但显然存在安全隐患。谈及诉求,郑女士说:“家属应该获得合法的赔偿,假如橡皮坝和人工湖码头的安全措施做好,我儿子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此外,郑女士还表示,“视频你也看到了,就是这样子,安全隐患是不是很多?我们没文化的人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谁愿意出面担这个责任啊?”事故发生后,当地的公安等部门在和家属接触,有关方面在事发地才贴上了“危险,请勿靠近”“私人财产禁止入内”的警示标语。

“以前说也发生过溺亡事故,我具体没有留意。”郑女士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人工湖码头的栏杆有1米多高,有铁链相连,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能轻松翻越。

“这里安全措施不到位,我儿子活生生的就在这里没了,希望有关部门早点给我一个说法,让他入土为安,再也不要发生这样的悲剧了。”郑女士希望公安等部门以及游船的管理者能给她一个交代。

搜寻。

全城数千人次搜救抽水摸排。

4月20日,浙江省红十字(仙居)应急搜救队队长方浙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男孩失踪后家人报警,仙居县上天入水全城总动员持续搜救,每天参与搜救的人员超过千人次,而且动用了无人机和水下机器人等高科技设备。方浙介绍,他们利用无人机和热成像仪在仙居东区周边搜救,最终在事发第5天即4月17日在人工湖码头游船下方发现了男孩的遗体。事发地的栏杆约有1.2米高,至于事发地之前有无警示标志,他不便表态,“搜救队只负责搜救”。

仙居猎鹰救援队队长张李飞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他们从男孩家附近的永安公园到河埠大桥边上的山区,乃至整个仙居东区进行了地毯式搜救,经过3天2夜的持续搜救,最终通过潜水员下水摸排,在人工湖游船底部找到了男孩的遗体,“尸体已经有味儿,我下水用工具把他拖上岸。”。

张李飞说,男孩溺亡处浅的五六米深,深的则有十多米,人工湖码头的围栏大约1.2米高。他也否认了之前网上曝出的男孩捡拾落水弹弓溺亡的监控视频,“这个视频是4月13日晚上12点的一个监控画面,但失踪男孩坠湖应该是在当天中午。”。

参与救援的仙居县红心志愿者协会的顾维维告诉华商报记者,为了搜救需要,他们甚至将永安公园到橡皮坝部分水体的水抽干,他们曾怀疑失踪男孩是因为捡弹弓而意外落水,但视频画面比较黑,看不清楚。

采访中,有搜救者向记者证实,之前事发地也曾发生类似的溺亡事故。

4月20日,华商报记者拨通了仙居县公安局负责与家属对接事故善后的雷警官的电话,他表示自己正在忙于开会,随即挂断了电话。

“找到了,儿子已经离去,感谢大家的辛劳付出!”对于连日来的各方搜救,郑女士感谢社会爱心人士、每一位搜救者和供线索的热心人士,同时也对媒体和相关单位一并致谢。

说法。

加大对孩子安全自保的教育。

4月20日,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但是介于青少年正处于成长发育阶段,缺乏认知及社会经验,因此,青少年安全防范意识比较淡薄,溺水等意外安全事故频发。

针对此类事件,赵良善认为相关部门应当充分引起重视,学校和家长也应加大对孩子的安全自保知识、技能的培养和教育,切实把保护青少年工作落到实处。“例如,可以增加公共区域防护措施,加上对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增加游泳、自保、危险事故等突发事件的技能课。相关部门及社区增加监管维护部门,专门针对有害或可能有害未成年人事件予以监督、整改、处理等,接受青少年安全事件的投诉和维护。”。

赵良善表示,本案中如经证实,儿童确属溺水,且护栏高度较低,无安全警示标识,有关部门对于此类公共领域的监管存在过失,将承担一定责任。反之,则不承担责任。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